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三年三班
作曲:
Chimfly
作詞:Chimfly
演唱:Wendy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你怎麼啦?怎麼到現在才開機?」織信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擔心。
「哇!我手機好久沒開,沒想到才剛開機,妳就打來啦?」信謙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驚訝。
「哼!之前你都很早就開手機的,怎麼今天這麼晚才開機?你知不知道我打好久啊?我很擔心耶,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你沒事吧?」
「抱歉啦,今天一下課,我阿姨就帶我去吃宵夜呀,剛剛才回來。」信謙有氣無力的說著。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通電話的一個禮拜後,信謙帶著苦讀寒窗一年的心情,上了台北,織信那天特地跑到火車站,跟信謙離別,因為這次分開,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信謙最後狠下了心,因為他要努力讀書,不希望有太多外物干擾,因此跟織信要求未來一年內,一個禮拜在通一次電話,而且能不要就不要,而信謙他也不會跑回南部看織信,而這一年內,信謙他也不使用電腦,織信與信謙的聯繫,似乎就只剩下那一通一個禮拜才一次的通話了。

織信一直都無法接受信謙提出的要求,她覺得這樣跟分手沒什麼差別,而且還要這樣度過一年,更何況一年過後,要是信謙考上的學校又在北部,那遠距離愛情似乎就不止一年了,織信的憂慮,信謙似乎永遠不懂,信謙的堅持,織信似乎永遠不解。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真的要重考?」林織信瞪大的眼睛問。
「嗯,所以大概下個禮拜就要上台北了。」蕭信謙淡淡的說著。
「那…那我們不就要談遠距離愛情了?」
「嗯,是呀!」
「為什麼一定要去台北上重考班呀?」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看著一張消瘦不堪的臉,嘴裡佇立著一根菸,看似瀟灑,卻又讓人感到苟延殘喘,隨著菸的飄散,你的臉龐漸漸消逝,漸漸消逝…

認識你應該快十八年了,當年你流鼻涕嘴咬棒棒糖的模樣,還是一樣的蠢,一樣的討打,但長大後,並沒有好到哪裡去,鼻涕是不見了,但那副蠢樣,還是不可救藥,而嘴巴咬的棒棒糖,也不知不覺被點了火,變成一根煙霧瘴氣的香菸,煙的瀰漫雖然是種浪漫,但在我心中卻是沉重的痛,煙不斷地往上飄,痛就不斷地往下沉,谷底有多深?我想當你倒在煙霧中時,我就知道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唯恐瓊樓玉宇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2 Mon 2005 03:48
  • 夜晚

白天消逝於天際,就是夜晚的嶄露,
這麼美麗的夜晚,為何沒有彩虹?
只因彩虹屬於太陽,
彩虹隨著那天降的雨水,出現在太陽的微笑下,
太陽在雨後有彩虹的陪伴,雨後的夜晚,月兒有誰陪伴呢?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