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我要去尿尿時,
我卑賤的右手拿著菸,
當我正在紓解放鬆,享受這愉悅的時刻,
口袋的手機響起來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Mar 26 Sun 2006 05:01
  • 不見

那天他留下訊息,就不見了。


他留下訊息的地方都寫著
:「我不見了,不用來找我,因為是我讓自己不見的。...」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早起床,想起昨日把煙抽完了,只剩下爸爸留下的淡煙─一包抽起來無色無味,只覺空氣吸入體內的煙,雖如此,但只要把濾嘴拔掉,何嘗又不是根濃煙?因此我將就的抽了,但我的心中,卻有著一股惆悵,因為我喜愛的煙,她在那兒?

一個把濾嘴拔掉的動作,在我腦中不斷的編織起人生道理,我的頭有點昏眩,我似乎感受到這個世界最美好的事情─人與人相處的美麗─。

當淡菸還擁有濾嘴時,抽起來是平淡毫無刺激的,這就好像剛認識的兩人,對彼此都不了解,因此對對方還擁有初識的快樂,可是當我們進一步的去認識對方後,就好像把濾嘴給拔掉,深入的去吸那口煙,感覺到的是一股濃厚的煙味;好煙讓彼此更加深入了解,而感情更加濃厚,但萬一吸到的煙,刺激而令人咳嗽不已,原本還擁有的初識之樂,瞬間就消失瓦解,令人不敢靠近琢磨。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