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詞/曲 小蟲

當我寂寞時 只有妳在我的身邊
和往常一樣 妳都會陪我到天亮
當我心情不好 妳會把手放在我的肩膀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崇真:「你寫那什麼鳥東西?」崇真想不到會在房間遇到Chimfly,雖然想不到,崇真也沒任何太大反應,因為他認為,他們總會見面的,一直都覺得他們會見面,而見面只是為了討論某些事情而已,崇真心裡覺得如此,而Chimfly亦是如此。

Chimfly:「什麼鳥東西?我的鳥天生就有了,不是用寫的。」Chimfly喜歡微笑,他的笑真的很微,Chimfly的笑容看久了,有時會錯以為是面具,崇真有時心情不好,會厭惡這種表情,因為這微笑總是一派輕鬆狀,令人摸不透他的情緒。

崇真:「那篇『下輩子』的文章啦!」其實崇真對這篇文章也沒什麼意見,只是他總有些想法,很早就想跟Chimfly講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嗯...孟兒,那個...我有話想...想跟妳說。」笛軒定雖然本來講話就有些支支吾吾,但今天好像特別嚴重。
「幹嗎講話變的這麼結巴呀?你今天一整天都很怪耶,剛剛還心不在焉的!」粱孟兒看著眼前,明明天氣不熱卻一直冒汗的軒定。
「我...我...那個...妳...妳...妳可以當...當...」明明才幾個字,孟兒等了快一分多鐘,她不禁覺得好笑又疑惑。
「等等...讓我喘口氣,呼...呼...」定軒開始喘大氣,孟兒真的好好奇他到底想說什麼?
「你到底想說什麼?有這麼難說出口嗎?嗯?」孟兒說著邊貼近看著定軒,因為定軒臉色突然變的很難看,可能是因為剛剛喘不過氣來的關係。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崇真:「你的網誌會不會都太長了呀?」我剛抽的煙還在嘴巴環繞著。
Chimfly:「有人說身上某些東西的比例,是跟網誌成正比的。」他嘴角總是微微上揚,好像全天下發生什麼事情,都與他無關。
崇真:「是喔,那麼說金庸、倪匡那些大師都很偉大囉?」我吐了口煙,以表示我的睥睨態度。
Chimfly:「是的。他們的確都很偉大呢!」還是那張臉。
崇真:「拜拜,我們之間應該達不成共識了。」我擺了個極醜的表情。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n 01 Thu 2006 01:43
  • 屈原


最近買了頂帽子,是個說出來,並非大家都知道的牌子,帽子形式是當下很流行的棒球帽,現在這頂帽子就在我視線所及之處的架子上,漆黑的底色下,有個牌子LOGO的圖案在帽身右方,給我的感覺就是穩定平靜之中,帶著驚滔的漣漪。

整個雨後的夜空,是非常沉靜到令人窒息的,星星喜歡在這時候出沒,然後帶給人一些歡喜與驚奇,再給眾人一點各自特別的感覺,這感覺好像一杯珍珠奶茶中,卻只有一顆珍珠,當你喝到一半時,突然咬到這顆珍珠,那種奇妙的滋味,就是平平淡淡中,然後出現一點異點,然後在突破安穩的現狀下,所得到的驚奇。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