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點二十二分,一通電話打來,
「找帥哥一定都有事,說吧!」
「腳,我好難過唷…」電話另端傳來王朋鬱悶的聲音。
「你跟你女朋友分手囉?」
「文化中心的蔣公要被拆了…」你的無奈。
「什麼?!」我的驚呼。

接著,是短暫的沉默,
我鼻子有點酸,胸口失去了什麼,
驚訝令我腦袋瞬間空白,
我急忙叫本丸把電腦音樂關掉,
把電視機轉到新聞台去…

我看到了,
畫面上,
一群警察圍著,
幾位議員與激動的民眾被圍著,
畫面一切,
一名技術人員正在把入口匾額上的中字去掉,
我跪在地板上,手持著電話,
與王朋不敢置信的講著這一切。

「腳,你不要讀大傳了。」王朋突然冒出這句。
「為什麼?呵呵,從政嗎?」我心知他意,兩人苦中作樂。
「對呀,我們從政去吧。」

難過,並不因為偉大到政治情懷,
或是如老兵一般念著老蔣的功勞;
彷彿是失去一位久遠的老朋友,
很久沒連絡的老朋友,
突然接到他的消息,
他說:「哈哈,無可奈何呀!眾欲拆身解體搬吾去矣,來日方長且再會也!」
心裡大喊:「你這一走,是要去那兒呢?」
「步出歷史洪流乎?走向歷史罪人之境也。」
他還在笑著呢,就坐在那邊笑著看民眾與警察對峙著,
久久沒連絡,得到消息,卻是他要被搬走了,
問,情何以堪?何能待之?

好一塊寶島…

對不起,我和王朋從小到大,長在眷村,
王朋從小到大,看到的是外省爸爸與本省媽媽,
我從小到大,看到的是本省的雙親,
與眾多的外省爺爺奶奶叔叔阿姨,
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族群之分的,
我們都住在同個地方,同塊土地,
問我家在那兒,我說我家在台灣,
我家在高雄,我家在眷村。

若蔣中正是歷史罪人,
那台灣人都要恨他。

二二八時,
死的不只本省人,多少外省人也死在槍火下,
只因為當時是國民政府,是蔣中正,
是本省人慘死居多,
因此,許多年後,上位者們可以繼續拿此分裂族群,
繼續劃分外省人與本省人,
然後將蔣中正變成罪人,
而你們,
全都是掃除罪人的正義之士。

為了正名,為了拆除蔣公雕像,
你們所花的經費,絕對是浪費,
多少需要政府幫助的人們,
對不起,有一大筆錢,要拿去清除罪人崇拜,
你們所需要的援助,在等等吧!
若要怪,就去怪蔣中正吧。

好一群「政治家」…


蔣公,拜拜... 下次在去找你抽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