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通電話的一個禮拜後,信謙帶著苦讀寒窗一年的心情,上了台北,織信那天特地跑到火車站,跟信謙離別,因為這次分開,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信謙最後狠下了心,因為他要努力讀書,不希望有太多外物干擾,因此跟織信要求未來一年內,一個禮拜在通一次電話,而且能不要就不要,而信謙他也不會跑回南部看織信,而這一年內,信謙他也不使用電腦,織信與信謙的聯繫,似乎就只剩下那一通一個禮拜才一次的通話了。

織信一直都無法接受信謙提出的要求,她覺得這樣跟分手沒什麼差別,而且還要這樣度過一年,更何況一年過後,要是信謙考上的學校又在北部,那遠距離愛情似乎就不止一年了,織信的憂慮,信謙似乎永遠不懂,信謙的堅持,織信似乎永遠不解。

然而當信謙要上台北時,織信還是去送別了,只因為這次分開,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如果這之間我們的感情發生什麼事,怎麼辦?」
「如果真的有遇到比我好的男生,那妳就跟他在一起吧,相信我,妳會過的比現在幸福的!」信謙的表情不知是無奈還是悲傷。
「可是比你好的男生,馬路上到處都是呀!」織信想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眼眶有點溼溼的。
「真的嗎?天呀,那這樣妳不就很快就要拋棄我了?」信謙好像有點擔心。
「唉,我都不知道你是真不在乎還假不在乎了,你不堅持下去,結果就是這樣。」織信的平淡語氣中,卻感覺到一股激動。

「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為妳好還是不好,我很怕妳以後太思念,結果生活過的不好,這樣的話,有個男生陪著妳,總比遠在天邊的我好吧?」信謙拉起織信的手。
「是嗎?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你給我的感覺充滿了未知數,不知道到底是要堅持我們的愛情,還是要放它爛掉!」織信握緊了信謙的手。
「…」信謙看著織信,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怎不說話?」織信兩眼水汪汪的看著信謙。
「織信,距離之間只有等待,而等待是難熬的,我自己要努力讀書,以後有的只有書本,沒有其他東西了,而妳有的是大學課業,還有等待,我不希望妳過這種難熬的日子。」
「我不知道,也許我不會覺得難熬呀。」

「我希望能跟妳在一起,但如果妳遇到其他好男生,就別顧慮到我了。好嗎?」信謙說著這些話時,心突然糾結了一下。
「我不會理會其他男生的,我會等你的,不管有多難熬。」織信堅定的眼神,似乎讓信謙心裡的憂慮沒了。
「我只希望妳快樂。」但信謙知道距離與空間的變化,是會改變一個人的,他知道未來的變數,決不是現在說說就可以決定的。
「你不要讀書讀過頭了,不要給自己壓力太大,好嗎?」
「嗯,好…」這時火車駛進站了…

「織信!」信謙突然緊緊抱住織信。
「幹嗎?這裡很多人耶,超丟臉的。」但織信心裡有點甜蜜蜜的,說白話點就是爽。
「保重好嗎?」信謙溫柔的說著。
「嗯,我會的,你也要保重。」織信的聲音也變的異常溫柔。
「再見了。」信謙的心突然好難過,感覺好沉重,距離就要開始拉開了。
「再見,我會記得打電話給你的。」織信快哭出來了。
「回去路上小心點。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唷。」信謙說完就奔向自己的父母,跟他們告別。

「我會的,你也是…」織信小聲的說,看著信謙的背影,看著他的奔跑,突然感覺到距離正在不知不覺中拉開,她突然好想哭。

織信越看越難過,她知道自己在看下去,一定很快就潰堤,她才不想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哭給大家看,因此她踏著沉重的腳步,慢慢的離開了月台,頭有時候忍不住想往回看,但又自己克制住,而距離就這樣拉開了。


信謙跟父母告別後,就上了火車,坐上火車後,信謙透過窗戶,找尋織信的身影,卻始終不見織信在月台上,他的心開始焦急,開始好難過,最後,他在遠處的電扶梯上,找尋到織信那熟悉的背影,隨著電扶梯慢慢的上升,而火車在這時候慢慢的開動,信謙知道距離開始越拉越大了,心不禁糾結在一起,而距離就這樣拉開了。

離別,兩個人都沒有流淚,但心裡都好不捨,而距離感,在離別時刻,一直強烈的感受到,未知的人生踏在一個距離上,心裡充滿著不安與難耐,流淚不一定才是難過,心裡的掙扎有時比眼淚還要真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