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怎麼都禮拜天了,還沒打來?打去也是關機呢?」

信謙看著手機,疑惑著織信為什麼昨天沒打來,打過去也關機呢?該不會還在生自己的氣吧?他想著想著,逐漸看著手機發起呆來,突然手機一個震動,把信謙給嚇到了。

「喂?信謙嗎?」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
「崇真唷?天呀!你運氣真好,我手機剛開機,你就打來了!」信謙驚訝的叫著。
「是喔…那應該是很衰吧,沒想到竟然能撥通,我的人生感覺好像就在此劃下終點了。」崇真裝著可憐的聲音緩緩說著。
「你是白痴呢?能打通是你幸運好不好,我現在都超少開手機的。你是我來台北後,第四個連絡到我的人耶。」信謙聽到老同學的聲音,開懷著說著。
「是唷?那前三個不幸的人是誰呀?」
「第一個就織信呀,她準時打耶,超厲害的,每次我一開手機,她幾乎馬上就打過來了,好像我手機一打開,她就知道一樣」信謙愉悅的說著。
「天呀!這麼厲害,阿你和她應該沒什麼事情吧?」

「說到這個我就擔心了,上禮拜跟她聊電話,結果吵架了,到現在都禮拜天了,她還是沒打過來,打過去她的手機也是關機,可能還在生氣吧。」信謙有點抱怨的說道。
「是喔!妳們太厲害了吧?一個禮拜一通電話,而且又遠距離,這樣你們也能吵唷?」崇真吃驚的問著。
「是呀!所以我才覺得不要太常通電話比較好,你看吧,果然吵架了。」
「話也不能這樣講啊,你們吵啥呀?」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她火氣就異常的大,可能是因為我讓她等太久吧?」信謙回想著說。
「那就是你不對呀,幹嘛讓她等那麼久?」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去吃宵夜會吃那麼久呀!」

「是喔,你們是不是有約好什麼時候打電話呀?」
「有呀,禮拜六晚上十點半呀。」
「那就你不對了,明明就有講好時間,就不應該讓對方等呀,吃宵夜不會帶手機呀?」崇真理直氣壯的說著。
「有啦!我有跟她說對不起了嘛,阿我就真的忘記了呀。」信謙委屈的說著。
「好啦,你自己知道就好,其實我也沒啥資格說你,阿你重考班上的怎樣?」
「靠!超累的,每天都坐在那邊上課自習,一句話都不能說唷,連喝水都要輕輕的,不能發出聲音,我快悶死了!」信謙突然霹哩啪啦的抱怨起來。
「哈哈!活該,誰叫你當初不好好填志願,報應來了吧!」這就是幸災樂禍呀。

「唉!不過我覺得這樣還滿有效的,我真的比之前考前準備的還多耶。」
「嗯,那就好呀,既然這樣,有認識其他同學嗎?」崇真問著。
「我喔,其實算有啦,有幾個同學,下課時,會聊個幾句。」信謙說著。
「那怎麼會悶呢?有下課時間呀?」崇真疑惑的問著。
「拜託!補習班跟學校又不一樣,一節課都很久耶,下課才十幾分鐘而已,根本有下跟沒下一樣。」信謙說的好像那是地獄一樣。
「也對啦,還好我沒有要重考,不然我也會悶死。」崇真有點同情的說著。
「阿你大學生活如何呀?你已經開始翹課了嗎?」

「拜託,我是個乖學生耶,怎麼會翹課?」崇真辯解著說,但感覺有點心虛。
「真的沒有?」信謙笑笑的問著。

「信謙呀!有人打電話給你唷!」信謙的阿姨從遠方傳來叫聲。

「有人打電話給我耶,你等一下喔。」信謙對崇真說著。
「不了,我也要去忙了,有空在連絡吧!」
「喔!好吧!那拜拜嚕!」

信謙掛掉了崇真的電話,跑去接起阿姨家的電話,心裡納悶著,他認識的人,有誰會知道他阿姨家的電話?難道是織信打來的?

「喂?誰呀?」信謙抱著疑惑又期待的心情問著。
「是我呀,知道我是誰嗎?」話筒另一頭,傳來一個嬌滴的女聲。
「嗯?不知道耶,誰呀?」信謙疑惑的問著,心想該不會是0204小姐打電話來做促銷吧,不過這想法實在太蠢了。
「你真的不知道呀?」女孩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
「不知道呀,你到底是誰呀?」信謙問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