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下課,都會找你聊天呀!」那女的聲音高昂的說著。
「喔!是妳唷,有什麼事嗎?」信謙恍然大悟,原來是那個還她尺的女孩,但又有點不解她打來幹嘛?
「嗯…那個,你等會有空嗎?」女孩羞滴滴地說著。
「嗯?幹嗎?有事嗎?」信謙有點冷淡的說道。
「我想找你去看夜景。好嗎?」女孩似乎聽不出來信謙的冷淡語氣,還是滿腔熱情的邀約著。
「不會吧?可是我跟妳又不熟耶?」信謙嚇到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主動的女生。
「啊?不熟?可是我知道你叫毛沒長齊的山頂洞人呀。」那女孩笑著說。

「哈哈!妳還記得唷,诶?等等,妳怎麼會有我阿姨家的電話?」信謙突然想到這驚人的問題。
「問補習班的呀!」女孩輕鬆的說著。
「天呀!補習班就這樣亂告訴別人我阿姨家電話唷?」信謙不敢相信,補習班這麼輕易就出賣了他。
「幹嗎?我又不是別人,我好歹也是你同學吧?」女孩的聲音,真的是屬於0204的那種柔情細語型的,不論說出啥話,都扣人心弦,信謙有時下課跟她聊天,都會有點受不了,還以為她是裝的。
「不行,我無法接受這事實,補習班太過分了,竟然這樣出賣我。」信謙慌張的說著。
「我還有你的手機號碼唷,呵呵!」女孩看信謙這麼震驚,感到興奮。
「天呀!我撐不下去了!」信謙手扶著臉,有點驚訝到崩潰了。

「哈哈,你好有趣唷,只不過是被我知道電話,有這麼慘嗎?」女孩覺得信謙反應未免太大了吧。
「不!你無法了解我那脆弱心靈所受到的傷害,補習班怎麼這麼輕易就把我的號碼都告訴別人啦?」信謙誇張的說著。
「好啦!不要這麼傷心了嘛!走!我們去看夜景,好不好?」女孩邀約著。
「明天還要上課耶,這麼晚了,還看夜景?我真的很懷疑妳是不是重考生。」信謙有氣無力的說著。
「吼!你都在班上看過我了,還懷疑?你真的很奇怪耶。」女孩嬌滴滴的說著,那聲音已經快把信謙的雞皮都激出來了。
「哪有重考生明天要上課,前天晚上還去看夜景的呀?你說這是個重考生應有的行為嗎?」信謙開始說教起來了。
「明天是國慶日耶,補習班又不上課,只開放教室自習呀,去看一下夜景又不會怎樣。」女孩反駁道。

「是喔?明天是國慶日唷,我都不知道。」信謙想到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心情有點爽快。
「好啦,就看在國慶日,陪我去看夜景嘛!」女孩還是不放棄的邀約著。
「夜景唷?可是很晚了耶,妳女孩子家不好吧?」信謙問著。

「人家就是因為是女孩子,才要你陪她呀,你就去嘛!反正明天國慶日,放假不是嗎?」信謙的阿姨說道。

「等等唷!」信謙說完摀住話筒,轉向對阿姨說。
「怎麼連妳都說可以呀?」信謙驚訝的問。
「有什麼關係?看你平常把自己繃的這麼緊,偶爾去放鬆一下吧!」信謙的阿姨,鼓勵的說著。

「喂?這麼晚了?妳還能出門唷?」信謙回到電話裡面,繼續詢問著。
「都幾歲了,當然可以呀,唉唷!你阿姨都說可以了,就出來嘛!」女孩不屈不擾的邀約精神,就好像拿修指甲刀鋸樹的樵夫一樣。
「我…,好啦,在哪見面啦?」信謙終於如大樹般,被樵夫用修指甲刀鋸倒了。
「哈哈!耶!你來我家接我好嗎?」女孩開心的說著。
「妳家在哪?我又不知道。」
「嗯?我想想,就在補習班附近那個公園的門口見面好了,我在那邊等你好了。」女孩說著。
「喔,好吧,等會見,掰掰!」信謙說完就趕緊掛掉電話,他看著電話旁邊到處都是雞皮疙瘩,彷彿是座小疙瘩山一樣…= =

信謙穿好外套邊走出門,邊跟他阿姨說再見,心想,其實去看看夜景,放鬆心情也不錯,只是那女的會不會太主動了?信謙心裡突然有點懼怕,但想想,對方是個女的,應該不會對自己怎樣吧,於是就騎著機車,去載女孩了。

信謙騎在路上,想起了織信,以前在高雄時,他也曾經在這樣的風中,騎著機車帶著織信去看夜景,唉!他不由得感嘆起距離的遙遠,但為什麼織信一直都沒來電呢?為什麼打給她都是關機呢?信謙想著,風吹著,他的心突然沉悶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