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孟兒,那個...我有話想...想跟妳說。」笛軒定雖然本來講話就有些支支吾吾,但今天好像特別嚴重。
「幹嗎講話變的這麼結巴呀?你今天一整天都很怪耶,剛剛還心不在焉的!」粱孟兒看著眼前,明明天氣不熱卻一直冒汗的軒定。
「我...我...那個...妳...妳...妳可以當...當...」明明才幾個字,孟兒等了快一分多鐘,她不禁覺得好笑又疑惑。
「等等...讓我喘口氣,呼...呼...」定軒開始喘大氣,孟兒真的好好奇他到底想說什麼?
「你到底想說什麼?有這麼難說出口嗎?嗯?」孟兒說著邊貼近看著定軒,因為定軒臉色突然變的很難看,可能是因為剛剛喘不過氣來的關係。
「妳...妳...妳...不要靠那麼近啦!」孟兒突如其來的貼近,嚇到了定軒。
「你到底怎麼啦?」孟兒開始擔心起來,腦袋也想著各種可能的情況。
「就...就是...那個...我...我...」定軒又開始口吃起來,而且還在喘氣。
「你你你,你到底想說什麼嘛?」孟兒好想知道定軒想說什麼。
「就是...我...我...那個...我...」定軒勉強吐出幾句話後,又開始喘大氣了,孟兒感到匪夷所思。
「你該不會想向我表白吧?」孟兒突然如此說道。
「啊...」定軒突然不喘了,直愣愣的張大嘴巴,直瞪著孟兒,原本如黑膠唱片跳針的結巴,突然像拿走唱片似的失去聲音了。
「哼,想跟我表白,等下輩子吧!」孟兒嘟起嘴巴,也不等定軒反應過來,就蹦出這句話。

孟兒看到定軒如此,知道自己說中了。最近定軒都一直怪怪的,有時候似乎想到什麼事情,就會突然傻傻的眉頭深鎖,有時與她雙眼直視時,就會突然嬌澀的臉紅,並把視線往別處移,孟兒看到他這些舉動,早就猜想到他可能在想什麼,但定軒時時也會做些出乎意料的事,因此她也無法確定自己的猜測;然而,定軒今天的表現,讓她確定了。

「...」定軒聽到孟兒的話,眼睛直視著孟兒雙眼。他曾經很認真的問自己,天呀,這雙眼睛怎麼會如此美麗?現在注視孟兒雙眼,定軒內心某角落依然是如此想的,但他內心裡更多的難過與失望。
「那...那...那下輩子要等多久?還有,妳...妳...妳到時要告訴我妳...妳在哪裡唷...不然...不然...我...我...我怕我找不到妳...」雖然還是結結巴巴,但定軒的語調聽起來很平淡,這種平淡是很令人難過的,定軒好像哽著什麼東西,講話感覺有些許顫抖,讓孟兒不知道他到底是結巴還是哽咽。
「你...你是很認真的在問我這些問題嗎?」孟兒除了不知道定軒是在結巴還是哽咽,更訝異著定軒的反應,驚訝著他的問題。
「嗯...既...既然妳說下輩子,那我下輩子再...再問妳...可是...可是...可是妳...妳...妳要讓我知道妳...妳在哪裡唷...」定軒的眼神是多麼的無邪,有時候孟兒注視著他時,往往不能自己,彷彿快被定軒的眼珠吸進去似的,他那顆心,到底有多麼的天真,多麼的善良呀?孟兒很喜歡定軒的眼睛,現在,當他用那雙迷人的眼睛,注視著她,問著這想也想不到的問題,孟兒不知覺中也快愣住了。
「那萬一下輩子我又說下輩子呢?」僅僅只有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但在要愣住之前,孟兒還是反應過來了,於是問道。
「那...那...那我會在下輩子的下輩子,再...再...再找妳問一次,若...若是妳...妳...又說下輩子,那我在下...下...輩子會繼續...繼續問妳的。」

定軒其實很失望,他好想哭,但他真的好喜歡孟兒。他喜歡跟她永遠都有話聊,喜歡孟兒三不五時的欺負他、跟他玩,喜歡孟兒的眼睛,喜歡孟兒,定軒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孟兒,喜歡到想要跟她一直在一起;可是孟兒說下輩子,他聽到的瞬間,就想著下輩子我會不會遇不到孟兒呢?下輩子有多久呢?他想著,覺得好難過,一種不確定感在新中油生,但既然孟兒都說下輩子了,那就下輩子吧!但定軒真的好難過,畢竟下輩子,是多麼令人無法想像的距離呀。

孟兒聽完,愣了一下,接著倏地抱著定軒,然後哭了。

「你...你...你...是白痴嗎?」

原本只是想作弄定軒的,但定軒認真的眼神,難過的語氣,讓孟兒好感動,好難過,也帶著不捨。

於是,孟兒緊緊的抱住定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