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找到了,就是這樣的海邊,跟書中寫的完全一樣…沒有啦,並不是一模一樣。放眼望去,就是一望無際的海岸,海岸上除了防波堤這建築物外,就沒有其他建築物,但防波堤往路地方向的不遠處,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高樓大廈,這感覺就好像你置身都市,卻不是在都市,明明看得到科技、看得到現代,可是只要站在這片海岸上,你彷彿能看到這片海在幾千幾萬年前的樣子,潮水依舊來來回回,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突然有種時間交錯的混亂感,在這裡,時間、聲音似乎全都被抽走了,什麼都沒有,只有海浪聲踏實的在耳邊衝撞,風聲在耳邊不規則的呼嘯,除了這兩個聲音,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生物呢?放眼望去,什麼都看不到,是如此的沉寂落寞,似乎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生物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只剩下我了。

突然的,我似乎感受到村上春樹在「5月的海岸線」裡所描繪的感覺了,那是一種寂寞與失落,「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我在心中悄悄的唸出這首詩,也不知為什麼要悄悄,應該是怕吵到心靈深處那我已經鎖起來的思念吧,怕要是一不小心,她又全部跑出來,宣洩而出,滿滿的填滿我心中,對!悄悄的唸出來是對的。村上春樹所看的海,是他小時候曾經有過回憶的海,對我來說,這片海與我沒有什麼關聯,甚至我在台灣時,我也沒有明確的告訴自己,要找的就是這片海,我只是尋找書中的海而已,村上春樹所要表達的也許不是我想的如此,但我真的感受到深刻的寂寞、落寞,回頭看看遠方的高樓,轉回頭看看眼前的大海,要是哪天世界末日了,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時,就是這光景吧!

我用右肩抖動幾下背包,調整到舒適的背法後,開始學著村上春樹在防波堤上無止盡的走著,我一面走,一面看著這片海,海浪每沖上岸一次,就在我心中留下許多迴響,我想著,我真的來了,一個禮拜前,我還坐在圖書館前抽著煙想像著這片海(當時還不知道是否為這片海),如今我真的在這裡了(湊巧找到的這片海),在這裡的防波堤上走著,感覺很微妙,世界真的變的好小,台灣到日本的距離,也不過就如此。直到我走累了,我決定坐下來,抽根菸,好好的望著這片海,感受這裡所給我的衝擊。

我忘記有多久,大概只有半小時吧,我突然發現在我左方遠遠的地方,有個女孩子也坐在防波堤上,看到時我嚇了一跳,明明之前都沒看到的,怎麼突然就出現在那地方呢?我仔細看了看那女孩,一襲白色上衣,一件牛仔短裙,腳踩著運動鞋,長髮放任海風肆意的吹著,雙手抱著腿上的小包包,就這樣盯著大海看,她是不是想尋短?還是她是鬼?不…鬼應該不會穿知名品牌的運動鞋,也不會看起來這麼漂亮,所以她應該不是鬼,我在心中不斷的想著,後來我確定她一定是人,也不覺得她想尋短,就繼續看我的海,繼續抽著我的菸,這一看一抽,又過了一小時,唉!都是那女的,原本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想法,不斷在腦中縈繞,她出現後,我怎麼想,都只能想到全世界只剩下我和那女的,不過這片海所給我的,已經足夠了,我滿足了,是呀!不論如何,人生似乎還是有意義的!就算眼前這片海給人孤寂,甚至有點絕望的感覺,但我只要回頭看到那一座座的高樓大廈,我能感到人生其實沒有這麼悲哀無奈,人若是只會盲目的朝一個方向觀望,永遠只能看到那個方向所帶給你的想法,若是能轉轉頭看看別的地方,何嘗不是另一片天空,另外一種想法呢?夠了,這趟日本行的目的達到了,可以回台灣了…當我轉頭再去看看那女孩時,發現那女孩朝著我這方向走過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