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要黑了,她很熱心的開車帶我去吃當地美食,吃完飯後,還遊覽當地的一些風景名勝,日本真的到處都乾乾淨淨的,晚上的夜景也別有風味,最後真的很晚了,我也累了,她帶我回到住宿的飯店,要臨別前,她說她明天很願意再帶我去玩,我表示我明天就要準備回臺灣了,下次若有機會來日本,再想辦法跟她聯絡,我也熱情的歡迎她有機會一定要來台灣玩,後來我們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真的要分別前,我想到她的感情事,心重意長的寫了首詩給她,算是安慰,她眼睛睜的大大的問我這首詩是什麼意思,我笑笑的叫她自己去查,她原本嘟著嘴希望我馬上告訴她,但我表示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希望她能自己去查清楚,她就笑了出來,說「I will!」,看到她這可愛的樣子,我也笑了,我們就笑笑的道別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段不可思議的緣份與經歷,以及下午那片海岸所給我的衝擊,我告訴自己,這一趟因衝動而成的日本行,真的非常値得,不虛此行!

後來又再次幾經波折,我終於回台灣了,回台灣後,我依舊常常跑圖書館看書,也許是一趟日本行,讓我心靈上滿足了,那年暑假我不再有任何衝動的想法。這趟日本看海之旅,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漸漸的在腦中沖淡,而我跟那日本女孩也從來沒聯絡過,雖然這趟日本之旅很不可思議,但久了,也沒有給我生活帶來太大影響。我還是一樣單身,還是在夜晚看著日本的A片慰藉自己,還是跟朋友彼此感嘆單身的悲哀,還是偶爾跑跑圖書館看看書,而我也隨著時間的來到,脫離學生身份,入伍當兵,出社會開始找尋工作,並藉由朋友認識一名很棒的女孩,並展開熱戀,這當然每一段都有每一段可述說的故事,但那都是這故事之外的事了。

十年了,距離我當年衝動的跑去日本看海那一年,已經過十年了,我也三十歲了,當我偶爾看到日本節目會想起當年日本衝動之行,當我偶爾還是會有些衝動的想法,當我常常忙於工作與愛情之間時,有一天我老家的父母打電話跟我說,有個日本人打電話找我,我非常的吃驚,一開始我思考著我沒有認識日本人呀,我也沒有任何日本朋友呀,我才突然驚覺該不會是那個日本女孩吧?我撥著父母給我的飯店號碼,並經由服務生接電話到房間,電話響了幾聲,電話那頭接起來了。
「喂?」是一個男生的聲音。
「喂?你好,我是志吉,請問你這裡是?」我深怕打錯了,小心翼翼的問著。
「你好!你好!我是山宗十具,是宮部寧的丈夫!」宮部寧,好耳熟的名字,我印象中,是那日本女孩的名字。
「宮部寧?你們是?」我依舊小心翼翼的問著。
「志吉先生,請問你是不是十年前有到日本過呢?」這男的國語講的好標準,但還是聽的出來有口音,應該是個很會說中文的日本人。
「嗯…有呀!我十年前是有去過日本!」
「你還記得你在海邊遇到的女孩嗎?」這位山宗十具先生非常興奮,我也從話筒中聽到另一邊有個女的,用日文聒啦聒啦的說個不停。
「有!我記得……」
「!$#%!@%!^$#&$!%#@!%^%@&%@$$%$%$%#@!」另外一頭傳來電話被搶走的聲音,接著,是個久違的聲音,是那日本女孩。
「哈哈!歐怨氣得死卡!Long time no see!」雖然聽不懂她說什麼,聽到她的聲音,還是讓我很高興,我也興奮的跟她說話。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