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看著一張消瘦不堪的臉,嘴裡佇立著一根菸,看似瀟灑,卻又讓人感到苟延殘喘,隨著菸的飄散,你的臉龐漸漸消逝,漸漸消逝…

認識你應該快十八年了,當年你流鼻涕嘴咬棒棒糖的模樣,還是一樣的蠢,一樣的討打,但長大後,並沒有好到哪裡去,鼻涕是不見了,但那副蠢樣,還是不可救藥,而嘴巴咬的棒棒糖,也不知不覺被點了火,變成一根煙霧瘴氣的香菸,煙的瀰漫雖然是種浪漫,但在我心中卻是沉重的痛,煙不斷地往上飄,痛就不斷地往下沉,谷底有多深?我想當你倒在煙霧中時,我就知道了。

你的臉龐漸漸消逝,我漸漸看不見你的臉,當你的臉還剩下一半時,你對我說:「我會戒菸的,相信我!」,看著只有一半的眼神,我感到一半的誠懇,看著半邊的嘴唇,我感到只有一半的諾言,你的臉還是漸漸的消逝,漸漸的消逝…

那天,空氣中只剩下煙在畫圈圈地飛舞,一根尚未捻熄的菸跌在地上,我看不見你了,就在那鏡子中…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