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要重考?」林織信瞪大的眼睛問。
「嗯,所以大概下個禮拜就要上台北了。」蕭信謙淡淡的說著。
「那…那我們不就要談遠距離愛情了?」
「嗯,是呀!」
「為什麼一定要去台北上重考班呀?」

織信真的很不希望談遠距離愛情,因為她聽過太多分手收場的例子了,她很怕她倆也會因此步上前人之路。

「唉,我爸媽又不會給我壓力,我怕我留在高雄只會繼續墮落下去,這樣還不如去台北,我阿姨至少會給我壓力呀!這樣我比較會認真讀書嘛!」蕭信謙這時的表情看起來有點愚蠢,好像一顆蛋上面畫著簡單的眼睛和嘴巴,而且還有濃密的鬢角,幾乎快連接到那渣渣般的鬍子了。
「吼,為什麼一定要有壓力,你才會好好讀書啦?」織信無法接受這事實。
「沒辦法,我就是這種人,如果不給我壓力,我就無法全力以赴。認識我這麼久,你不知道這件事呀?」
「可是我怕你上台北後,會認識其他女生,就把我拋棄掉。」織信撒嬌的說。
「不會啦!我上台北,是為了努力拼重考,又不是去交女朋友!」信謙覺得好笑的回答。

「可是這樣人家會沒有安全感嘛!」
「那我也沒辦法呀,我又不是衛生棉,能在妳需要時,給妳安全感。」信謙的愚蠢,開始讓大家了解了。
「你真的很賤耶,連安全感都不想給我。」織信不爽了。
「妳放千百個心嘛!我真的會用功讀書的啦!」信謙用著安慰的口氣。
「難道你都不怕我被別的男生拐走?」織信大聲問道。
「如果妳真的被拐走,那我也沒辦法呀,誰叫那個拐走妳的男生,有魅力到讓妳想拋棄我。」信謙好像真的一點都不怕耶…= =

「吼,你都不會擔心唷?」織信不爽的程度似乎往上提升一格。
「那妳忍心拋棄我,跟別人在一起嗎?」信謙用了反問法,想要趕快解決織信的不安。
「看你這麼不在乎的態度,我當然忍心呀!是你沒心跟本公主在一起,又不是我要拋棄你。」織信用了肯定句簡單的回答了信謙的反問,而且又把責任丟到信謙身上。
「我哪有沒心呀,未來的事誰都無法說定呀,搞不好我們根本不會有任何事呀!」
「哼!我看你根本就不在乎。」織信賭氣了。
「我哪有,我只是不希望妳一直擔心東擔心西的,就順其自然嘛!」信謙看的真的很開,這點常讓織信看不順眼。

「那肚子裡的寶寶怎麼辦?你難道一點都不想負責?」織信突然冒出這一句。
「什麼?寶寶?我們不是只有抱抱而已,怎麼可能會有小孩?妳是白癡嗎?」信謙覺得好笑的說道。
「哪天你自己後來做了什麼,你都忘記了嗎?」織信認真的看著謙信。
「怎麼可能?我那天都已經很累了,怎麼可能還會有任何動作呀?」謙信開始擔心起來了。
「怎麼會沒有,誰知道你性慾有多強,強到都睡著了還會亂來。」織信不屑的說道。
「天呀!不會吧,那妳怎麼都不叫醒我?」謙信相信了。
「誰知道呀,後來我也睡著啦,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做了什麼。」織信忍著笑,辯解著。

「那妳怎麼會知道我對妳怎樣怎樣?」謙信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耶,就是知道呀!」織信快笑出來了。
「妳一定是在耍我!」謙信終於發現織信在耍他了。
「哈哈哈哈!看你剛緊張的樣子,你真的很蠢耶。」
「唉唷,妳幹嘛開這種玩笑呀,害我以為我的處男之身在不知不覺中失去。」
「誰叫你都對我不在乎,而且這種事你也會相信,會不會太好騙呀?你這樣會讓我更擔心耶,萬一去台北被別的女人騙了怎麼辦?」玩笑之後,換來了更大的擔心。
「不會啦,妳以為每個人都像妳一樣,那麼愛耍人唷?」信謙為自己反駁。
「是你太好騙,不是我愛耍人好嗎?」織信為自己反駁。

「好啦,我要出門去找齊達他們了,明天再聊吧!」
「去啦!去啦!你就是這樣才要重考的啦!」
「好啦,寶貝,不要不高興嘛,未來的事就不要擔心那麼多嘛!」
「不在乎就不在乎,不要拿什麼未來的事來搪塞。」織信語氣還是有點不爽。
「我真的沒有不在乎嘛!妳就不要想那麼多了,好不好?」信謙不知是安慰,還是想要趕快掛掉電話,去找他的朋友。

「算了啦,反正到時候我被追走,是你的損失啦!拜拜!」織信說完就掛了電話。

「喂?喂?誰說我不在乎,未來的事誰知道會怎樣呀…」信謙聽著嘟嘟聲,自言自語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