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世間獨一無二的東西,都很珍貴,人們出自於天性,在內心都會追求、嚮往。「蒙娜麗莎的微笑」有一無二,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世界上最漂亮的鑽石無出其二,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最珍貴最有價值的東西,往往不易取得,有時就算用盡所有的努力,也一輩子得不到。

我知道我不可能擁有「蒙娜麗莎的微笑」,也大概沒機會得到世人眼中世界上最漂亮的鑽石;但有個東西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卻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但每個人所擁有的卻也都是天下無雙的。

那就是愛情。但一段愛情卻不完全屬於一個人,愛情是屬於兩個人的。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思錯離去後,我愣在原地好久好久。剛剛是在作夢嗎?

我看著手上的名片。

為什麼武俠小說裡的東西,會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長的非常俊秀,在一片血跡之下,輪廓還是非常明顯,劍眉大眼的,嘴巴微微笑著,跟剛剛一副要殺我的樣子南轅北轍,感覺人很好,但眼睛看起來,有種莫名的空洞,似是經歷過許多滄桑。

「所以…所以你會輕功?」看他變得如此親和,我漸漸不再懼怕。

「會啊!不過剛倒是在你面前出糗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也不知我哪來的勇氣,不自覺就輕聲唸出來了,才剛聽到自己的聲音,我就看到他倏地睜開雙眼,瞳孔張的極大,直瞪著我,像把利劍朝我飛來。

「對…對不起!對不起!當我沒問,當我沒問…」我手迅速擋在臉前,緊閉雙眼,手腳都在發抖。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你還好嗎?」我愣了一下,馬上衝到男子身邊,男子背對著我,左肩朝地的躺在地板上,掉落的聲音這麼大,就算不死,也剩半條命了吧。


「唰!」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很討厭一種人,這種人每天只會在感情世界中醉生夢死,愛得死去活來,哭是為了愛,笑是為了愛,衝去逛街是為了要買情人的禮物,找朋友出去是為了要去海邊療傷,我說這種人的人生,只有愛情兩個字。

在單身的日子裡,我常常思考著,為何我會如此追求著愛情,我不就成為我所討厭的那一種人?

但我好像也沒有愛得死去活來,除了愛情,我的生活還是多彩多姿,我奮鬥著我的志業,為了國父的一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我繼續打拼著我的未來,只期許未來能夠讓辛苦的爸媽過好日子,讓自己能夠養活自己。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是我前女友的雙眼,儘管那時我真的認為很美,但在交往快三年後,我們還是分手了,距離我倆分手也快四年了,曾經我看過一句話,是如此說的:「愛一個人多久,就得花多少時間去忘記他。」

若照如此一說,我應該是在一年前才釋懷,但我總認為我渴望愛情已經快三年了,這三年來,不是沒出現對象,但就是沒有陷入戀愛的瘋狂感覺。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妳的眼睛很美,記得有次妳坐在我旁邊,我看著妳的眼睛,看著看著,突然就恍神了,相信我,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一對眼睛看到恍神,而且是因為她的美而恍神,我真的很希望能夠再深深的看一次...

翻著自己以前的日記,隨著文字,我的腦袋中浮現了當時的畫面。

我曾經看過一雙迷人的眼睛,我永遠忘不了那雙眼睛。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宮部寧看見我這窘狀,要山宗十具馬上翻譯給她聽,她聽完呵呵的笑著,說我用這首詩用的很曖昧,女友也直叫著我當初根本就想追對方,還來這一套,害我窘困不已。

「哈哈哈!當我在解釋時,也解釋成兩個人的感情若是能夠長久,又何必要常常在一起呢,就算見不到面,碰不到人,也是能夠愛的,我就在想你有可能真的只是想安慰寧而已,於是我就試著跟寧當朋友,陪伴著寧。直到認識六年半後,寧發現海被填了,對死去的男友釋懷了,也願意跟我正式交往。」
「哇!六年半呢!你等了這麼久呀,好癡情耶!」我女友驚訝的說。
「是呀!不過也還好啦,我很喜歡她,她也願意跟我談心相處,我原本覺得這樣就夠了,能跟寧交往,甚至到現在結婚,我都非常感謝老天爺!」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還記得那片海岸吧!後來我還是常常去望著那片海,也一直認為只要海浪持續打上海岸,我就忘不了死去的男友,過了三年,就你來日本那一年之後往後算三年,我離開那傷心地,到外地工作,但還是忘不了我死去的男友,就這樣過了兩年,有天,我突然發現我對他的思念日漸減少,我非常的訝異,也感到不可思議,海浪一直在沖著呀!怎麼會呢!過了一年,我發現我不再感傷前男友的死去,有著只是美好的回憶,甚至我也接受了十具的追求,於是我不顧一切的衝回那片海岸…』

她說到這裡看著山宗十具笑了一下,便接著說。

『你知道嗎?那片海岸被填了,拿來興建住宅區…』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電話那頭傳來兩人日語的交談聲,似乎有些小小的討論,最後是男的繼續跟我交談。原來他們已經來台北兩天了,到的第一天晚上就依著我當初留下的聯絡方式,跟我聯絡,我非常訝異他們怎麼突然來台灣玩,而宮部寧也記得我的聯絡方式並真的跟我聯絡,說真的,後來眷村改建後,那次大搬家時,我就遺失她的聯絡方式了,雖然那時回台灣後,有想跟她聯絡的念頭,但也因為過於懶散,始終只有個念頭而已,日子久了,也淡忘掉了,直到今天這通電話,十年前的緣分又再度浮現。

隔天我就向公司請假,當天下班後,帶著簡單行李,就開車帶著硬是要跟去的女友一同前往台北,到台北時,已經晚上十點快半了,撥了通電話確定他們人在飯店休息後,我和女友就直接衝去找他們。

停好車,心情起伏滿大的我牽著興奮的女友慢步走向飯店,遠遠的我就看見一對情侶站在飯店門口旁,我一眼認出那對情侶中的女孩就是當年的日本女孩,他們也看到了我,宮部寧興奮的大大招手,便跑了過來,我一看到她也很高興,兩人禮貌上的擁抱了一下,那位山宗十具也笑笑的走了過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天真的要黑了,她很熱心的開車帶我去吃當地美食,吃完飯後,還遊覽當地的一些風景名勝,日本真的到處都乾乾淨淨的,晚上的夜景也別有風味,最後真的很晚了,我也累了,她帶我回到住宿的飯店,要臨別前,她說她明天很願意再帶我去玩,我表示我明天就要準備回臺灣了,下次若有機會來日本,再想辦法跟她聯絡,我也熱情的歡迎她有機會一定要來台灣玩,後來我們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真的要分別前,我想到她的感情事,心重意長的寫了首詩給她,算是安慰,她眼睛睜的大大的問我這首詩是什麼意思,我笑笑的叫她自己去查,她原本嘟著嘴希望我馬上告訴她,但我表示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希望她能自己去查清楚,她就笑了出來,說「I will!」,看到她這可愛的樣子,我也笑了,我們就笑笑的道別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段不可思議的緣份與經歷,以及下午那片海岸所給我的衝擊,我告訴自己,這一趟因衝動而成的日本行,真的非常値得,不虛此行!

後來又再次幾經波折,我終於回台灣了,回台灣後,我依舊常常跑圖書館看書,也許是一趟日本行,讓我心靈上滿足了,那年暑假我不再有任何衝動的想法。這趟日本看海之旅,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漸漸的在腦中沖淡,而我跟那日本女孩也從來沒聯絡過,雖然這趟日本之旅很不可思議,但久了,也沒有給我生活帶來太大影響。我還是一樣單身,還是在夜晚看著日本的A片慰藉自己,還是跟朋友彼此感嘆單身的悲哀,還是偶爾跑跑圖書館看看書,而我也隨著時間的來到,脫離學生身份,入伍當兵,出社會開始找尋工作,並藉由朋友認識一名很棒的女孩,並展開熱戀,這當然每一段都有每一段可述說的故事,但那都是這故事之外的事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女孩走路非常的平靜安詳,所謂不沾人間煙火就是這種走法吧!這是怎樣的一個走法?就是完完全全的就是走路,沒有感覺是要走向任何地方,感覺她的行走沒有目的,很純粹的就是走路,當我在胡思亂想時,她輕盈的走到我身邊了。
「%#!@^&F%#!%#%$%!^$#$^$$#?」那女孩走到我旁邊,看著我說了一句日文,我依舊還是聽不懂,就算是個正妹,不是司機阿伯,我還是聽不懂。
「私は日本語を言うことはでき(ありえ)ません!」我馬上翻出電子字典,按查詢紀錄查到我在計程車上查到的那幾個日文,並生澀的說出。
「Where are you from?」她轉口說出英文。
「I am come from Taiwan!」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找到了,就是這樣的海邊,跟書中寫的完全一樣…沒有啦,並不是一模一樣。放眼望去,就是一望無際的海岸,海岸上除了防波堤這建築物外,就沒有其他建築物,但防波堤往路地方向的不遠處,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高樓大廈,這感覺就好像你置身都市,卻不是在都市,明明看得到科技、看得到現代,可是只要站在這片海岸上,你彷彿能看到這片海在幾千幾萬年前的樣子,潮水依舊來來回回,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突然有種時間交錯的混亂感,在這裡,時間、聲音似乎全都被抽走了,什麼都沒有,只有海浪聲踏實的在耳邊衝撞,風聲在耳邊不規則的呼嘯,除了這兩個聲音,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生物呢?放眼望去,什麼都看不到,是如此的沉寂落寞,似乎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生物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只剩下我了。

突然的,我似乎感受到村上春樹在「5月的海岸線」裡所描繪的感覺了,那是一種寂寞與失落,「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我在心中悄悄的唸出這首詩,也不知為什麼要悄悄,應該是怕吵到心靈深處那我已經鎖起來的思念吧,怕要是一不小心,她又全部跑出來,宣洩而出,滿滿的填滿我心中,對!悄悄的唸出來是對的。村上春樹所看的海,是他小時候曾經有過回憶的海,對我來說,這片海與我沒有什麼關聯,甚至我在台灣時,我也沒有明確的告訴自己,要找的就是這片海,我只是尋找書中的海而已,村上春樹所要表達的也許不是我想的如此,但我真的感受到深刻的寂寞、落寞,回頭看看遠方的高樓,轉回頭看看眼前的大海,要是哪天世界末日了,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時,就是這光景吧!

我用右肩抖動幾下背包,調整到舒適的背法後,開始學著村上春樹在防波堤上無止盡的走著,我一面走,一面看著這片海,海浪每沖上岸一次,就在我心中留下許多迴響,我想著,我真的來了,一個禮拜前,我還坐在圖書館前抽著煙想像著這片海(當時還不知道是否為這片海),如今我真的在這裡了(湊巧找到的這片海),在這裡的防波堤上走著,感覺很微妙,世界真的變的好小,台灣到日本的距離,也不過就如此。直到我走累了,我決定坐下來,抽根菸,好好的望著這片海,感受這裡所給我的衝擊。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年,我還年輕,人們常說年少輕狂,因為一篇短文,我跑到了日本海邊。

那一年暑假,找不到打工,也沒有女朋友,朋友不是在外地就是打工,一個人的暑假特別的無聊,這麼悶熱的暑假,為了省家裡的電費,我每天往有冷氣的圖書館跑,於是我看見了一篇短文,村上春樹寫的「5月的海岸線」。

我也不是特別喜歡村上春樹,甚至看完那本書後,我以為他是個無聊又愛回憶的無聊男子,但「5月的海岸線」裡,他所描繪的海邊,深深的吸引了我,坐在圖書館門口抽菸時,我望著晴朗的天空,潔白的雲朵慵懶的飄過,我閉起眼睛,等待薰風吹拂,但沒有一絲絲風吹來,這一年的夏天異常悶熱,直到現在,每當天氣悶熱時,我常回想起那年夏天,總之,那天我閉起眼睛後,我腦袋中突然浮現「5月的海岸線」裡所描寫的海邊,非常的寧靜,靜到有點恐怖,雖然有很多公寓住家,可是卻像座死城,海浪就在另一邊盲目的反覆打上海岸,站在那兒,只能聽見海浪聲,除此之外什麼聲音也沒有,生物呢?似乎沒有生物,不論是海鳥、狗狗甚至是人類,不知道為什麼,都消失不見了。睜開眼睛,閉眼前的雲朵已經走到高樓後方,天空青藍的異常澄淨,我跟自己說:「去日本親眼看看吧!」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1 Sat 2007 05:14
  • 催眠

有個催眠大師非常厲害,不管是人還是動物,他都能催眠,而只要是人能力所及之事,他也都能讓對方在被催眠之下做到。但極大的名氣,帶給他的就是忙碌的生活,有天他趁著晚上表演的空檔,走到住宿飯店附近的公園偷閒,他很喜歡在人多的地方觀察人群,並猜想人們在想什麼,他也因此設計出許多引人入勝的表演,全歸功於他抓的住人們的想法,抓的住觀眾的胃口,也因此名利雙收,而人也變的不可一世。

一對情侶在下班要回家前,繞到這座美麗的公園散步,其實他們吵架了,男人今天很晚才下班,女人等著男人來接她,卻苦等了快一小時,男人由於工作忙碌沒注意到手機的震動,因此當他帶著歉意去接女人時,女人已經心懷怒火了,男人不斷的道歉,女人一動怒就沒完沒了,於是男人就在回家前繞道到女人很喜歡的公園,帶女人去散步,女人雖然因此而心情好了些,但對於男人不打電話事前通知還是忿忿不平,男人也只好在一旁嘴甜說笑想討女人歡心。

催眠大師遠遠看到這對情侶,就開始猜想兩人正在想什麼,催眠大師看著男人手不斷的揮舞,講話時嘴巴總張的大大的,但每次說話到一個段落,見女人沒反應,就會緊閉上嘴巴,眉頭深鎖,而女人則是在男人身邊很近的走著,眼睛雖然四處張望,但腳步始終跟男人同步走著,不慢一步也不快一腳,催眠大師心想:「這男的慘了,一定是惹到那女的,但他好像沒什麼歉意,反覺得那女的很難搞!那女的看起來雖然還在生氣,但一定已經氣消了,正享受著被男友哄的感覺,哈哈!這種藏不住心情的人,真是太好猜了!」。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Nov 06 Mon 2006 13:03
  • 胸部

傅楓很緊張的,動作僵硬的,猛然轉向她,
「言盺,我喜歡妳,當我女朋友好嗎?」傅楓小聲的說著。
「蛤?」言盺說。
「我喜歡妳的胸部,可以跟我交往嗎?」傅楓。
「蛤?什麼?」言盺聲音變大了點。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Aug 26 Sat 2006 06:35
  • 雙劍

為什麼你拿著兩把劍呢?
平常大家都知道是二刀流,
可是你卻如此問著,我笑了...

「這一把,她是邪惡的,這一把他是正義的,所以我拿著這兩把!」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世界因一個人而美麗,你聽過這句話吧?」悅之突然對我這麼說。

「嗯,聽過呀,不過我覺得世界萬物都很美麗呀,我想一花一草都有他的姿態在,因此不會因為一個人或一件事甚至一個物品而美麗吧,因為世界本身就是美麗的呀。」

「也許吧,那麼說是我對於當下的省悟,所以才有這種感覺嗎?」悅之看著天空,被城市的污濁所殘留的少數星星,嘆揚道。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嗯...孟兒,那個...我有話想...想跟妳說。」笛軒定雖然本來講話就有些支支吾吾,但今天好像特別嚴重。
「幹嗎講話變的這麼結巴呀?你今天一整天都很怪耶,剛剛還心不在焉的!」粱孟兒看著眼前,明明天氣不熱卻一直冒汗的軒定。
「我...我...那個...妳...妳...妳可以當...當...」明明才幾個字,孟兒等了快一分多鐘,她不禁覺得好笑又疑惑。
「等等...讓我喘口氣,呼...呼...」定軒開始喘大氣,孟兒真的好好奇他到底想說什麼?
「你到底想說什麼?有這麼難說出口嗎?嗯?」孟兒說著邊貼近看著定軒,因為定軒臉色突然變的很難看,可能是因為剛剛喘不過氣來的關係。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