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那片海岸吧!後來我還是常常去望著那片海,也一直認為只要海浪持續打上海岸,我就忘不了死去的男友,過了三年,就你來日本那一年之後往後算三年,我離開那傷心地,到外地工作,但還是忘不了我死去的男友,就這樣過了兩年,有天,我突然發現我對他的思念日漸減少,我非常的訝異,也感到不可思議,海浪一直在沖著呀!怎麼會呢!過了一年,我發現我不再感傷前男友的死去,有著只是美好的回憶,甚至我也接受了十具的追求,於是我不顧一切的衝回那片海岸…』

她說到這裡看著山宗十具笑了一下,便接著說。

『你知道嗎?那片海岸被填了,拿來興建住宅區…』
「啊?」聽完山宗十具的翻譯,我不禁驚訝的發出聲音。
『而原來的海岸已經被往後推了好幾公里,原本的海岸已經消失了!原來我的思念真如那海浪,只要海浪存在的一天,我就忘不了與他之間的愛,但是海岸消失了,原本有海浪打來的海岸已經變成陸地了,而我也真的逐漸釋懷,並接受他的愛與照顧。』宮部寧看了山宗十具笑著,山宗十具也甜滋滋的翻譯給我聽。

「真的呀!那還好妳的思念不是星星的閃耀,不然等那些星星殞落,已經不知何年何日了!呵呵,山宗也永遠等不到妳囉!」我女友說我不浪漫,但大家著實笑了一番。
「其實,我們能結成連理,也要多虧志吉先生了!」山宗十具笑完後,語重心長的說著。
「我?為什麼?」不只我驚訝,我女友也疑惑的看著我。
山宗十具對著宮部寧說了些日本話,宮部寧聽完後,非常興奮的翻出皮包,並從裡面拿出一張紙條,當年,我寫給她的那首詩的那張紙條。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宮部寧用很不標準的中文緩緩唸出,唸完後興奮的看著我們,我女友興奮的鼓掌大呼宮部寧很厲害,山宗十具也笑的很開心,我則是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我教她唸的呢!她很喜歡這首詩唷!」山宗十具摸著宮部寧的頭說著。
宮部寧又說了好多日本話,山宗十具馬上接著一句一句翻譯著。
『我後來真的有去查,雖然查到了,但還是不太懂,後來我從朋友那知道讀中文系的十具,並特別約他出來,拿這首詩給他解釋,就這樣認識並相談甚歡。』
聽完我才恍然大悟,沒想到當初只是想安慰這可憐楚楚的日本女孩,卻意外造就她下一段的感情。
「這首詩是說牛郎織女的故事,當我翻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時,讓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因為我一看到寧,就有點一見鍾情,當寧告訴我這首詩怎麼拿到時,我還以為你喜歡寧,只是因為兩人相隔太遠,才贈送這首詩。」
山宗十具翻譯完宮部寧的話後,接著說著。
「不不不!我知道宮部寧很在意死去的男友,想用這首詩讓她知道,若真的愛了,不一定要能見到面,相處在一起,希望她比較能看開點。」雖然我很喜歡宮部寧這日本女孩,但從來沒想過異國戀,讓我非常緊張,女友瞪了我一下,我馬上解釋。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