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三年了,三年了…

2009年,高雄市整個煥然一新,像是小女孩長大後穿上一套成熟的衣裙,令人驚艷的成熟美麗,新穎亮麗的捷運車站,公車站牌處閃爍著朝氣的欄杆,漢神巨蛋、體育館、改建過後的忠烈祠,高雄無不欣欣向榮,高雄成長了。

世界運動會像是平淡的生活當中突如其來的樂趣,帶起整個高雄的活躍,路上多了許多外國人,民眾生活多了一番生氣,一切都充滿了生命力,替這原本默默呼吸的都市,帶來狂悅的熱情。

也許就是少了這份熱情吧。明天,是我跟她交往第三年的日子,但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說好要去哪紀念,倒是朋友們都已經邀約去看柔術比賽了,明天是交往三年的紀念日呀,我要去看柔術比賽嗎?

我躺在床上,雙眼直楞楞的盯著天花板,三年了,兩人之間的一切都如此習以為常,兩人有空就會出去玩,但高雄已經玩遍了,沒見面時,也差不多在晚上十一點多時通個電話,沒什麼話好說,也好像沒什麼話可以說,她的朋友我都認識,我的朋友她也都認識,她的父母我很熟,我的父母她也很熟,我們已經完全是對方生活的一部份了。

但好像…有些東西不見了。

我想起身,並不是想做什麼,只是純粹的不想躺著,躺著讓我的腦袋不斷的思考,而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思考,一想到屋外的高雄市,充滿了動感與激情,我房間的裡的高雄市,就像吸收了全市的苦悶與寂潦,連呼吸都令我覺得厭煩。

我的身軀不情願的爬了起來,拖著彷彿不是自己的沉重腳步,緩緩走向窗戶,看著窗外的世運主場館,感覺真有點像大陸前年奧運的鳥巢體育館,但那鋼架如此有秩序的排列交叉,跟大陸的鳥巢比起來,雖然整齊,卻瀰漫著一股虛弱,我悄悄的皺了皺眉頭,原來錯綜複雜比較吸引我。

我摸出口袋的手機,撥了最習慣的號碼,當電話響起時,我彷彿聽到了自己的聲音,那是對什麼事都毫不在乎的聲音。

「喂,怎樣?」
「…妳在幹嗎?」
「嗯…上網囉。」
「明天,是我們的交往紀念日。」我眼睛盯著世運主場館那排列整齊的鋼架。
「嗯,我知道。」
「那明天我們去吃大餐好不好?」
「我…」她好像愣了一下,有嗎?我不知道,就當我聽錯吧。「我們明天晚一點在出去好不好?」
「怎麼了?有約了?」我知道自己的語氣一點情緒都沒有。
「嗯…大學同學特地來高雄看世運,我們要出去逛逛。」
「妳們明天也要去看世運嗎?」
「沒有,他們後天才要去看,明天我要帶他們先去逛逛。」
「嗯…那…我明天就先跟小蔣他們去看世運,妳那邊快結束時打給我,我在去找妳。」
「嗯,好啊。」

「那…先這樣吧……我…」我的心懸空了,腦袋麻震了一下,感到一陣昏亂,有些話哽在我的喉嚨出不來,甚至不到喉嚨,只到我空浮的心。

「嗯,掰掰。」我來不及說出口,她已經掛上電話。

「嘟…嘟…嘟…嘟…」

我靜靜的聽著「嘟嘟」聲,心想,是高雄一下子變得太過亢奮,才會把我心中最深沉的心思給喚了出來,我想知道我失去了什麼,我想知道自己為何感到乏味。

「嘟嘟」聲在我耳邊響著,我仍然看著世運主場館。

我想,錯綜複雜真的比較吸引我吧…

對著電話另外一頭不斷響著的「嘟嘟」聲,我輕輕的說了一聲。

「嗯…掰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