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催眠大師非常厲害,不管是人還是動物,他都能催眠,而只要是人能力所及之事,他也都能讓對方在被催眠之下做到。但極大的名氣,帶給他的就是忙碌的生活,有天他趁著晚上表演的空檔,走到住宿飯店附近的公園偷閒,他很喜歡在人多的地方觀察人群,並猜想人們在想什麼,他也因此設計出許多引人入勝的表演,全歸功於他抓的住人們的想法,抓的住觀眾的胃口,也因此名利雙收,而人也變的不可一世。

一對情侶在下班要回家前,繞到這座美麗的公園散步,其實他們吵架了,男人今天很晚才下班,女人等著男人來接她,卻苦等了快一小時,男人由於工作忙碌沒注意到手機的震動,因此當他帶著歉意去接女人時,女人已經心懷怒火了,男人不斷的道歉,女人一動怒就沒完沒了,於是男人就在回家前繞道到女人很喜歡的公園,帶女人去散步,女人雖然因此而心情好了些,但對於男人不打電話事前通知還是忿忿不平,男人也只好在一旁嘴甜說笑想討女人歡心。

催眠大師遠遠看到這對情侶,就開始猜想兩人正在想什麼,催眠大師看著男人手不斷的揮舞,講話時嘴巴總張的大大的,但每次說話到一個段落,見女人沒反應,就會緊閉上嘴巴,眉頭深鎖,而女人則是在男人身邊很近的走著,眼睛雖然四處張望,但腳步始終跟男人同步走著,不慢一步也不快一腳,催眠大師心想:「這男的慘了,一定是惹到那女的,但他好像沒什麼歉意,反覺得那女的很難搞!那女的看起來雖然還在生氣,但一定已經氣消了,正享受著被男友哄的感覺,哈哈!這種藏不住心情的人,真是太好猜了!」。

女人四處張望,突然驚訝的看著前方的長椅,男人正打算說出剛想到的甜言蜜語,看到女人眼睛直望著前面長椅上的中年男子,不禁也仔細看了看。
「怎麼了嗎?」男人不解的問著。
「你看你看!前面那男的,是很有名的催眠大師呢!」女人欣喜的說道。
「真的嗎?一個很有名的催眠大師怎麼會在這裡出現呢?」
「不知道耶!我們去跟他聊一下好不好?」
「嗯…好呀!」男人原本不太想的,但想到女人正生著他的氣,搞不好女人會因此而氣消,就贊同著。

「請問…你就是那個有名的催眠大師,對不對?」女人走向長椅後,很有禮貌的問催眠大師。
「嗯!是呀!我就是有名的催眠大師!」催眠大師驕傲的挺直了背看著眼前的情侶。
「你怎麼一個人出現在這裡呢?」男人不解的問著。
「我呀!我正看著人群尋找靈感。」
「靈感?什麼靈感?」女人也不解的問了。
「表演呀!不然妳以為我為何會如此出名,就是因為常常像現在這樣思考你們觀眾到底想要看什麼!」催眠大師雙手叉在胸口,講話稍微變大聲。
「原來如此!果然是個偉大的催眠大師!」男人讚嘆的說。
「那、那能請你表演給我們看嗎?」女人興奮的像個小女孩。
「嗯?可是我正在休息呢!要看表演,今晚文化表演廳有一場,歡迎買票入場!…但票應該已經賣完了,等下次吧!」催眠大師站了起來,挑起一邊眉毛說著,說完就轉身要走。

情侶愣住在原地,看著催眠大師轉身走去,男人心有不悅,突然大聲說話。
「哼!我看是沒有串通好的演員,不敢表演吧!」
女人聽到男人突然如此說,覺得很沒禮貌,推了男人一下,催眠大師走了兩步,聽到男人嗆聲,心裡非常不悅,轉頭回來看著男人。
「想看表演?好!我表演給你看!」
「大師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我最討厭別人懷疑催眠這偉大的藝術了!」
「好!我願意被催眠,來吧!」

突然男人開始趴在地板上用雙手雙腳跑了起來,還不時汪汪叫,女人嚇了一跳,看著男人像狗一樣在她身邊繞來繞去,女人驚恐的看著催眠大師,看到催眠大師雙手抱胸直挺挺著看著男人,才驚覺原來男人已經被催眠了,不禁高興的拍手鼓掌。
「好厲害!好厲害!」
「太簡單了,這種頭腦簡單的人,我只要用眼睛就可以催眠他了。」
「他頭腦才不簡單,你講話不要那麼沒禮貌!」女人聽到催眠大師口出輕言污辱自己男朋友,很不高興。
「啪!」
催眠大師一個拍手,原本正打算用右腳騷頭的男人停止了動作,傻在原地,抬頭看了女人一眼,又看了看催眠大師,正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時,因為一腳抬起沒站個穩,跌坐在地。
「你幹什麼?」男人一跌坐在地,馬上知道自己被催眠了,但自己什麼時候被催眠都不知道,感到非常生氣。
「不是想看表演,我表演啦!」催眠大師雙手張開表示無奈。
「哼!這種催眠到處都看的到!你那麼有名我倒是想知道你的境界有多高!」男人知道自己剛剛被催眠成條狗,非常的不高興,打算刁難。
「你懷疑我呀!好!不然你出題!」
女人看男人這樣,覺得不太好,拉著男人的手,男人覺得自己顏面受損,硬是想討個公道回來,催眠大師本就自以為不可一世,被男人如此對待,也開始不爽起來。

「變成貓狗那些太簡單了!若是你能催眠這張椅子,讓他起來跳舞,這才厲害!」男人看了看長椅,想到討回便宜的辦法。
「強人所難!椅子本身就沒生命,怎麼可能被催眠!全世界任何一個催眠者都不可能辦到!」催眠大師想都沒想,就直接大聲辯到。
「好!椅子沒生命沒關係,那你能讓我變成一顆石頭嗎?我有生命,總可以變成沒生命的吧?」女人看男人跟催眠大師起爭執,一直拉著男人,希望男人不要在爭下去了。
「好啊!這太簡單了!沒問題啊!」
「來啊!」


催眠大師搓了搓手,伸出右掌在男人面前晃呀晃的,晃的像水波一樣的柔,男人直盯著催眠大師,想看看他能搞出什麼名堂!女人在一旁很緊張,看著催眠大師看著男人,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突然,催眠大師緊握住在晃的手掌,就在男人臉前握成拳頭,而男人就緩緩閉起眼睛蹲了下來,雙手抱住雙膝,一動也不動。
女人看見男人這樣,嚇的伸手去摸男人,沒想到男人硬的跟顆石頭一樣,不但皮膚硬了,女人伸手去推,男人還應聲倒地並維持著原狀,女人不禁大叫。
「好厲害!好厲害!大師真的好厲害!」女人扶著男人,發現男人變的很重,扶不太起來,驚覺這催眠催的很徹底,男人真的成了一顆石頭。
「哼!看看這傢伙!敢跟我爭!」催眠大師彎下腰敲著男人的頭,還發出扣扣聲。
「那大師,把他變回來吧!請原諒他的無禮,他一定已經知道你的功力了!」女人看男人真如顆石頭倒在地板上,有些不忍。
「沒問題!看好!」

催眠大師蹲了下來,開始又在男人面前上下搖擺手掌,並突然的拍了手,便站了起來看著男人,等著男人甦醒,但男人並不如預期的身體放鬆完全倒地,催眠大師歪了歪頭,又蹲了下去重複一次動作,女人在旁邊看著,開始有些緊張,心裡開始想著這會不會是大師的表演手法?還是發生什麼問題了?
催眠大師驚覺不對勁,怎麼會這樣?男人理都不理他的催眠,催眠大師開始緊張了,跪在地板上,動作很大的搖擺著手掌,甚至整隻手臂都在搖擺著,並大聲的拍了手,但男人還是雙手抱膝沒有任何反應,催眠大師冷汗開始流了下來,他回憶起上次失手,是他還在學習催眠的時候,那時他試著對一隻雞催眠,他是成功的讓雞睡著了,卻怎麼叫也叫不醒,後來是他師父幫忙,才把雞喚醒,但這次可不得了,是個活生生的人呀!更且他已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催眠大師了,怎麼會喚不醒這男的呢?
「大…大師,沒、沒問題吧?」女人看到大師窘狀,緊張的問著。
「沒…沒有!可能太累了,心思無法集中…我…我休息一下應該就好。」

催眠大師坐回長椅上用手擦著臉上的冷汗,開始思考到底哪裡出問題,女人蹲在男人旁邊輕輕的叫著,用力的搖著,催眠大師看著女人的動作,突然眼睛睜大嘴巴微張,又馬上回覆自然,原來男人真的徹徹底底的被催眠了!

隔天,報紙頭條寫著:「女子自以為花朵 男子彷似石頭堅硬不動 」。第二版則有著催眠大師的新聞:「催眠大師展神功 觀眾掌聲雷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