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3 Sun 2010 04:40
  • 離別

幾經威脅與不安感,最後還是幸運的放到跨年假了,
然而每次的放假也代表著不久後的收假,
收假亦又代表著分離的到來,
不論是對親人、愛人、朋友,抑或是…

自由。


這次放假,我對離別的感觸特別深,
因為短短的不到三天半,我經歷了好多次離別。

元月一號,二零一零年最為嶄新的一天,
也是我與愛人柏兒在彰化度過美好的一天,
這天我們看了電影、吃了美食、度過愉快的下午,
也在傍晚來臨時,逛了尚未觀光化的懷念夜市,
如何快樂的時光,也會因為分離而悄悄帶來感傷。

陸軍,中華民國人數最為眾多的軍種,
沒有什麼醒目或可以說嘴的優點,唯一最能誇口的就是人多,
但人多這優點也同時是對『不願役』(註一)來說最大的缺點,
因為人多同時代表著出事率高,
儘管最近新聞每個禮拜至少都會出現一則的國軍案件,
幾乎鮮少為陸軍產生,但人多的陸軍秉持著高或然率,
定立了許多保護國家財產─義務役兵的規矩,
例如深夜十點後不出家門,或特定的時間裡打電話回部隊做安全回報,
依單位的嚴謹或精實度,會有管制上的輕重,查勤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不知是不幸還是考驗,我落屬於一個管制嚴格的單位,
也許比上還有更多不足,但比下也很有餘了。

在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之下,我放假時晚上十點前得回到家,
並接到由部隊打來家裡的反查電話,
在這情況下我與愛人柏兒在度過美好的白日後,
得趕搭火車並在十點前回到家中。

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這一班火車,我搭過兩次了,
那是晚上七點十六分的自強號,到高雄時將會是晚上九點二十一分,
每當我在彰化珍惜著與愛人柏兒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時,
總會面臨到七點十六分步上火車的時刻。

第一次,我與愛人柏兒深怕太趕,很早就來到彰化火車站,
那次的傷感太令我深刻了。

我們兩人手握著手並肩坐在火車站前的長椅上,像是怕聊開了卻無法長談,
聊短語卻食之無味般的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訴的是甜言蜜語,說的是些彼此加油的勉勵,
當火車站上的電子大時鐘無情的即將步入七點十六分前,
我們離情依依的甜言蜜語、互相勉勵,像是被海水漲潮般的緩緩淹沒,
變成一發不語的十指緊握,世界像是陪同我們一起噤聲般,
所有聲音彷彿都沒了,唯一感受到的,是對方緊握的手掌,
與無聲之中傳來的不捨難過。

我們像是怕獵豹突然襲來的羚羊般,
不到十秒就抬頭望一眼那像是獵豹般冷酷的大時鐘,
然而每望那一眼,卻更殘酷的看到時間逐漸逼近七點十六分,
唯有心中的不捨與感傷卻在此時大放異彩,異彩到眼淚止不住的滾落臉龐。

擦掉眼淚,我哽咽的說:「好啦…時間要到了,我要走了。」
「嗯…不要哭哭啦,很快就能再見面啦!」小柏在此時卻堅強的安慰著我。

但我倆誰也知道,距離的長度、彼此時間配合上的迷離,
讓我們何時能再見面都是個未知數。

最後,火車進站了,再如何不捨我與小柏也得分開了。
我露出希望小柏安心的笑容進入了月台,
走不到幾步就忍不住回頭望一眼票口外的她,
還做個醜陋的裝帥動作逗她一笑,
小柏也露出了希望我安心的笑容,咪著眼笑著目送我上車。

終於,當火車緩緩的起動時,我體會到了。

織女與牛郎每年唯一一次的見面,都在喜鵲再次搭起的橋樑上結束,
當兩人依依不捨、忍不住的邊回頭看著對方邊緩緩踏步走向歸路時,
那個畫面,就是離別。

我體會到了,那是離別的心痛。


第二次,元月一號,二零一零年最為嶄新的一天,
我卻沒忘記上一年第一次離別時所帶來的心痛,
我跟小柏說:「這次我們不要太早到火車站,我們等時間快到了在趕過去。」
於是我帶著她到彰化火車站附近的動漫店隨意亂逛,
希望藉由那滿架滿堆的漫畫模糊掉那即將離別的難過。

如我所願,這次的離別,並沒有如上次般的難過心痛,
然而,當車緩緩開動後,我卻突然覺得有好多話還是沒跟小柏說,
我立刻拿起手機撥給小柏,我望著窗外,火車慢慢的通過了票口,
我看見小柏在票口的另一端要拿出手機接我電話,
我奮力揮了揮手向小柏道別,小柏也大大的對我揮手道別,
就在視線逐漸看不到彼此時,小柏接起了電話。

「喂!寶貝!」

「喂!妳等會兒回家要小心點啊!」我還沒叮嚀她騎車回家要小心啊。

「好啦!人家會小心的啦,我到家再打給你。」

「我要回去了,妳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我還沒叮嚀她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會啦,你才要好好照顧自己。」

「放心啦!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妳才不要讓我擔心勒。」

「嗯…好啦…我會啦…」電話彼端,傳來的語句被哽咽聲壓抑著。

「寶貝,妳哭了喔?」但當我聽到那哽咽聲時,我的鼻頭早就酸了,眼眶也濕了。

「哪有…」但明明就是哭了。

我的身旁還坐著一位男乘客,若在這位陌生乘客面前掉下眼淚,
我會覺得很丟臉,於是我安慰了小柏幾句並答應到家打給她後,
我掛上了電話。

因為,我怕我真的會哭出來啊,很丟人的。

這是我二零一零年第一個離別。


畢業後,大學班上女生一個一個的投入職場,
男生一個一個的入伍當兵,所有畢業的大學生都是如此,
我們也不例外,因此得意宅男們也都入伍了,大家也都很想念彼此,
得意宅男中的龍哥與阿騏趁著元旦假期,要下南部來找我、航江與本丸,
而在我離開彰化回到高雄後,我與搭高鐵衝來南部的龍哥碰面了。

在更晚後,我與陳年老友天賜見面了,
天賜因為當兵的業務壓力而心情不好,
我聽了他在軍中受到的委屈,心中暗自替他感到不捨,
然而彼此都有行程的我們,卻因為時間太過於晚,
得停下彼此的生活分享與關心,
當我送他到家門口時,我們依照慣例給了彼此一個擁抱,
這時我才發現,儘管每次的放假都有見到面,
但要離別時,卻還是感到不捨,
因為我們都知道,下次再見面,又是一個禮拜、甚至更多個禮拜之後了。

這是我二零一零年第二個離別。


隔天禮拜六一大早,阿騏也搭乘高鐵來到高雄,
我們三人寒喧問暖一番後,開車前往台南,
去找人已在台南陪女友的本丸,而在出發時,
航江卻因為當天晚上就要收假,怕時間太趕而無法一同前往,
於是這次難得的大家相聚,剩下我、阿騏、龍哥與本丸四人。

到了台南接到本丸後,四人一同前往台南市區吃午餐,
一路上大家說說笑笑,聊的是彼此的部隊生活,
比較的是誰涼誰爽、誰慘誰衰,
身為一般兵的我、龍哥、本丸不斷攻擊身為替代役的阿騏,
阿騏也分享了他當警察替代役的經歷,
如同許多小說與網誌文章所說: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大家一同出團用餐出遊,一路上說說笑笑、打鬧平常,
但我們心底都知道,我們已經畢業好久了。

用完餐後,我們討論著要去哪聊天,但大家似乎心裡都有了底,
從以前到現在,原本決定要去哪都要討論半天的我們,
一下就決定回到前年還是我們讀大學時的家:武當山得意居。

回到得意居,似乎像從前般出去玩完回到家,
不一樣的是我們無法再如以往,直接上樓開門回到溫暖的家,
我們只能直直步向公寓間的涼亭,坐下繼續聊著軍旅生涯與大學回憶。

我們聊了許多許多,
住在得意居時的快樂、
精壯名字的由來、
以前誰做過的蠢事、
以前我們都在幹嘛、
宅在得意居的快樂、
住在得意居的快樂…

畢業時,當我們一個一個的離開得意居時,
我們心底都知道,這一離開,我們永遠再也回不來了,
甚至,甚至當我離開得意居回到高雄的家中後,
我在電話裡對著小柏為此嚎啕大哭,
只因為在得意居的日子太快樂了。

本丸是離開得意居後,第一個回來看得意居的人,
原本他以為回到得意居會很懷念,但當他回到得意居時,
卻沒有很懷念的感覺,這時他才發現我們懷念的並不是得意居,
而是住在得意居裡的我們。
在不久後,我與本丸、龍哥和阿騏也回去看得意居,
那時,我也了解到本丸的心情,當我們看到原本住的地方,
被學妹們弄得非常乾淨、非常女性化時,
一股惆悵充斥著我們心中,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住在得意居的五宅與一隻狗(註二),
似乎也住在得意居的小柏、兔子、航江、Kimi、小安…等等,
都再也無法回到得意居了,那時我們終於面對了現實。

我們畢業了,離開最為象徵我們大學生活的得意居了。

那是我們二零零九年最難過的離別,
我們與得意居─大學生活的離別。


【圖中上面最左邊依序向右為:阿騏、龍哥、航江、小毛、小安、本丸、小柏。下列兩名為我和千欣。】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龍哥與阿騏不想隔天收假還要來匆匆去匆匆,
於是下午五點半左右就決定搭乘高鐵返家。
我和本丸開車送龍哥與阿騏到了高鐵站,
四人互相擁抱、彼此鼓勵,希望彼此在部隊(阿騏在警局)都能加油。

但我們四人相聚才短短不到一天啊,
因為服役,我們只能用短促的時間來彌補大家彼此的相思,
儘管有再多不捨,我們也知道就只能如此了。
我和本丸目送著龍哥與阿騏離去的背影,
本丸突然說,我們退伍時離開營區的背影,
一定跟他們離去的背影一樣,我們又不禁幻想起退伍時的光景。

這是我二零一零年第三個離別。

後來,我又與本丸聊了許久,本丸說他真的很想念阿公,
我在心底也遺憾著航江沒有來,我們直接坦白的傾訴著我們對大學的懷念。

自從入伍後,我就一直在想,
人會懷念,一定是因為現況過的沒以前好,
本丸說,這就如同人們所說的:回憶總是美好。

再一個後來,我與本丸也分離了,
約好等我不知何時的放假再相聚,
雖然我跟本丸都在南部,很好見面,
但不知為何,離別時還是很不捨。

這是我二零一零年第四個離別。

打完這篇網誌的下午,我即將返營收假,
若運氣真的很不好,得在基地撐完一個月才能放假,
到時我也得與我家人離別。

那將會是我二零一零年第五個離別。

而我也知道,當我步入營區後,
我即將重回部隊生活,回到軍人沒有資格談自由的生活,
儘管,現在當兵跟以前比起來已經很爽了,
但,我還是會與自由離別。

而這會是我二零一零年的第六個離別。

令我感到最難受的離別。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多爾


而在我的內心深處有個聲音有意無意的提醒著我,
這樣眾多的離別,隨著我以後要退伍、要出社會、要成為大人,
將會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 北宋 蘇軾



【得意五宅唯一一部影像紀錄】
內容大概是本丸當時需要阿公幫忙演出一位角色,
但阿公由於當時生活繁忙,於是勸退本丸的一段過程。

當時一時興起的拍攝,沒想到在畢業後卻是令人如此懷念,
故在此公佈之。

全片以紀錄片的方式呈現,攝影過程為一鏡到底,
在經過剪輯師技術高超的剪輯下,似乎有了分鏡可言。

註一:義務役又戲稱為「不願役」。
註二:得意五宅是指我、本丸、阿騏、龍哥、阿公,當初陰錯陽差的一起住在得意居的對門,由於兩戶對門外另有一扇鐵門,因此等同於五人同居,爾後自詡為「得意五宅」。而阿公養的一隻名叫精壯母狗的小黑犬,也陪伴著我們大四住在得意居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731015
  • 崇崇~
    我看完你的洋洋灑灑感性文章後...
    沒想到我們竟然所有的懷念與思念以及感觸竟是如出一轍般的相同
    你所寫出來的也是我所想的
    今天我想回去的得意居不是得意居這個建築物
    而是有你們和所有跟我們有關係的人以及在這裡所發生的點點滴滴回憶的得意居
    "我不想長大"是許多大人們常說的話
    但我現今也有類似的感覺
    我不想長大..因為長大等於時間會流逝
    在得意居的日子也會無情的流逝
    與你們相處的時間也會無情的流逝
    繼續創造回憶的時間也會無情的流逝
    所有所有的一切依舊無情的流逝
    套一句馬克說的話"人生阿..."

    看到我們唯一的紀錄片
    過往回憶與辛酸和快樂又慢慢湧上心頭
    當我在片中聽到阿公說
    "我相信現在大傳系一字排開 現階段最忙的人 我相信是曾文龍"
    我也憶起當時沒日沒夜的拍片與剪片
    那時候覺得很苦很想丟下什麼都不管
    我本身組織能力也不好
    導致東西大多是我自己獨攬
    其他人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只能無意義的跟著我到處跑
    讓我拍的如此痛苦卻又不知如何做
    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這些後來都變成我想到就難過與開心的回憶
    片子裡面看到我們當時的樣子與生活和景物
    腦中盡是那裡真是讓我無法忘懷的地方
    不管經過多久 我想我都會懷念
    事情好像就在昨天發生似的
    但是其實已經離開一段時間了
    在那裏的一切...我真的好難割捨
  • gp6h96723
  • 那影片好長= =
  • turtle1216
  • 也太感傷
    我都哭了
    真的喔
  • a0912096470
  • 阿公當兵的地方在我家附近
    還來我家吃飯 哈哈
    阿公真的又變瘦了= =
  • DARKLXH
  • 甚麼 你竟然有這張照片~~我沒有哀ㄚㄚㄚㄚ阿ㄚㄚㄚㄚ阿阿
  • littlewoo
  • 你怎麼愈來愈咬文嚼字了
  • littlewoo
  • 你怎麼愈來愈咬文嚼字了
  • vivian810924
  • 你的一百個理由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