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開戰時刻

《蝙蝠俠:開戰時刻》
於七月三日第二次觀賞。
評價:超喜歡。
推薦度:極度推薦。

Nolan的《蝙蝠俠:黎明昇起》將於今年7月19日上映,期待到快死掉的我,因為無法壓抑看完預告片後心中期待的心情,於是回頭去看前兩集,藉以聊慰心中的期待感。由於從沒寫過《蝙蝠俠:開戰時刻》的觀後感,因此決定動手敲字,留下心得與看法。

對於超喜歡的評價與極度推薦的原因,除了我本身最愛的英雄角色是蝙蝠俠外,在於《蝙蝠俠:開戰時刻》的劇本與導演Nolan的敘事手法。

《蝙蝠俠:開戰時刻》不是純娛樂片,當然Nolan執導的電影也從來都不是純娛樂片(註1),就算不論娛樂程度,本片也跳脫大部分美式英雄電影的窠臼,大膽的將蝙蝠俠原作漫畫裡冷酷黑暗的調性(註2)呈現於電影上,甚至當年蝙蝠俠首次以黑暗調性於大螢幕呈現的電影《蝙蝠俠》之導演提姆波頓,在看完《蝙蝠俠:開戰時刻》後,也說:「看了諾蘭的蝙蝠俠後,我覺得自己當年拍的蝙蝠俠實在太歡樂愉悅了。」

要注意的是,當年提姆波頓所拍攝的《蝙蝠俠》第一集和第二集,也是以黑暗調性為主,且在當時得到亮眼的成績,但諾蘭的蝙蝠俠何以更勝提姆波頓的蝙蝠俠,更加黑暗呢?

兩片最大的差異,在於正義與社會的描寫。

《蝙蝠俠:開戰時刻》的格局很大,在敘述蝙蝠俠真實身分布魯斯‧韋恩的背景故事時,也同時交代了高潭市其經濟蕭條與因而犯罪滋生的情況,並在布魯斯‧韋恩長大後,高潭市的經濟更為之差且黑白兩道的界線已模糊不清,變成只要有錢就能胡作非為的城市,而片中的大反派雖然是忍者大師,但蝙蝠俠要拯救的卻是整個高潭市,且從改善高潭市的犯罪情形與體制做起。

Nolan用他擅長的交錯時空敘述故事,讓電影一開始就破題而入,從布魯斯‧韋恩離開家鄉、流浪各地尋找自我開始,其中藉他的回想穿插回憶並交代布魯斯‧韋恩的背景故事,從布魯斯‧韋恩的背景故事能看到他小時候因意外而懼怕蝙蝠,甚至當他於劇院觀賞表演時,因害怕演員模擬蝙蝠的演出,讓他請求父親帶他離開戲院,也因此提早離開戲院的一家人遭遇搶匪,而布魯斯‧韋恩從此失去父母。

布魯斯‧韋恩一直想報仇雪恨,因此當法院於十幾年後因故判決兇手假釋時,布魯斯‧韋恩曾有想要親自處決兇手的行動,但卻被更大的黑暗勢力搶先一步。當布魯斯‧韋恩復仇失敗,乘坐青梅竹馬瑞秋的車時,布魯斯‧韋恩被瑞秋打醒了,原本一心充滿仇恨的布魯斯‧韋恩,經瑞秋的怒罵後,了解到邪惡必須要由公理來判決,而公理需要更為強大的正義來維護,而在布魯斯‧韋恩親自面對高潭市最大的黑暗勢力後,從小到大充滿仇恨、想藉殲滅行正義的思想全都改觀了,他發現正義並非心中所想的那樣,於是他迷惘並迷失了自己,因而踏上流浪之旅。

在這部份的處理,編劇交代出布魯斯‧韋恩對邪惡的痛恨與想維護正義的心情,更將社會的黑暗面,寫實的呈現出來,當黑暗勢力牽絆著執法單位與司法體制時,正義是什麼?邪惡又是什麼?殺得了嫌犯卻救不了整個城市,那正義該如何奉行與維護?

這邊,不得不提布魯斯‧韋恩的父親一直於機會之中教育著他,例如「我們為什麼跌倒?是為了要讓我們學會爬起來。」,也從他們一家人乘坐捷運前往劇院時,得知布魯斯‧韋恩的父親是位很有錢的大慈善家,為了拯救蕭條的高潭市,他興建高潭市最大的捷運系統,並為了改善高潭市盡心盡力,並將這些善良正義的觀念傳給布魯斯‧韋恩,甚至他們坐捷運這舉止,也是非常親民的舉動,畢竟一個該城市最富有最有影響力的人,卻做大眾交通工具來代步,那是多麼貴而不驕的行為,布魯斯‧韋恩的父親除以身作則外,也不斷的對布魯斯‧韋恩機會教育。

而另外一位重要角色,就是布魯斯家的總管阿福,他是我在片中很喜歡的角色,自從布魯斯‧韋恩的雙親過世後,阿福就負起照顧布魯斯‧韋恩的責任,而他也是布魯斯‧韋恩成長的過程中,教育他正確觀念的重要角色。

當布魯斯‧韋恩於忍者大師那完成訓練時,我們看到他戰勝了心中的恐懼,也確立了他對正義的價值觀,甚至因此與影武者聯盟的觀念對立,而在毀掉暗影者聯盟總部後,他回到故鄉,將他所學所見化諸行動,成為了蝙蝠俠,並奉行他所認為的正義。

編劇在此的描寫與背景交代非常精采,除劇情發展順暢且無太大邏輯問題外,也將蝙蝠俠黑暗但正義的背景交代的一清二楚;而Nolan說故事的的手法更是令人拍案叫絕,兩段不同時空的背景故事穿插呈現,也將片中最大反派建構出來,而壯闊美麗的畫面,更是精采不已。

當劇情描寫到蝙蝠俠如何行俠仗義時,更是將正義的現實面描寫得淋漓盡致。通常,我們所看到的英雄片,片中所有的問題與阻礙全都來自反派,而當反派被解決時,就是皆大歡喜、獨留主角承受英雄負擔的結局,但諾蘭在《蝙蝠俠:開戰時刻》裡,深刻描繪出與現實相差無異的實際問題,當司法與執法無法有效奉行正義與公理時,就算除掉罪犯也無法改善實際問題

因此,蝙蝠俠於司法找到青梅足馬瑞秋,於執法找到正直的戈登,將破壞犯罪、正當執法與司法解決的正義模式建立起來,而這剛好大大反諷了現實世界的當今社會。Nolan順暢又精采的敘述手法,還從中反諷與描述一個當今社會應有的正義方式,其導演功力由此可見。

而本片一大令人驚喜之處在於忍者大師的真實身分,雖然這部份於劇情上的驚喜感並無太大,但於手法上卻非常高明,如前述所言,當觀眾得知忍者大師的真實身分時,整部電影的整體架構以全然呈現,原來高潭市一直以來的問題都與影武者聯盟有關,這時讓人對劇情的安排與敘述再度感到驚喜不已。

提到影武者聯盟,就得提及他們對正義的價值觀,其實他們並非全然的邪惡組織,也是在奉行其正義價值觀,只是他們付諸正義的方式是全然銷毀、重新建立,為了建立新社會,哪怕錯殺一百也在所不惜,但這樣的方式好嗎?對嗎?因此布魯斯‧韋恩否決了他們對正義的想法,而忍者大師也自然而然成了片中最大的反派。

其實全然銷毀、重新建立這種方式,上帝也曾用大洪水與諾亞方舟的方式做過,對現代來說已不敷使用,並非這樣的方式不好,而是人類已建構出一套對公理與正義的衡量方式與實行方法,全部銷毀這樣的方式,過於偏激且危及到無辜群眾的性命,也間接否決掉人類發展至今的文明。

因此就這方面,蝙蝠俠的觀念倒比較好,與其全然銷毀再重建,將原有的司法與執法拉回正軌,正確且有效的運行其該有的運作,比較符合現代的做法與正義。其實全部毀滅再重建的方式很不錯,但當有更好的辦法時,何必要犧牲如此多的無辜民眾呢?

因此,我們能看到蝙蝠俠總將壞人抓起,讓警察逮捕,在由具正義信仰的檢察官於司法來解決,也唯有這樣,才能真正杜絕犯罪與邪惡,畢竟蝙蝠俠在有錢、在有能力與正義感,也終究只是一個人類而已,唯有良好健全且運作正常的體制,才是真正抵禦犯罪的力量。

因此,《蝙蝠俠:開戰時刻》裡看到的不是英雄打擊犯罪的過程,而是英雄試圖改變整個體制的過程,這樣的內容也難怪提姆波頓覺得自己的蝙蝠俠是如此「歡樂愉快」了。畢竟,體制的腐敗與墮落是高潭市也是現實世界中,正遭遇到的最大敵人

這讓我不禁有種蝙蝠俠是社運人士的錯覺…= =

片中除描述體制的敗壞導致犯罪縱衡外,也讓我們在瑞秋、阿福、福克斯(摩根費里曼飾演的那位科技部門負責人)、戈登與湯瑪斯‧韋恩(布魯斯‧韋恩他爸)身上,看到人類善良正直的一面,若給他們各自冠上頭銜的話,應如下:

蝙蝠俠,社會運動工作者。
瑞秋,正直懲惡的檢察官。
阿福,教育家兼管家。
福克斯,科技造福人類的企業家。
戈登,奉行公理與正義的警探。
湯瑪斯‧韋恩,大慈善家。

哈哈。這就是我所認為同是黑暗調性的《蝙蝠俠:開戰時刻》與《蝙蝠俠》之間,最大的差異處:正義與社會的描寫。

《蝙蝠俠:開戰時刻》是部非常精采且具內容深度的電影,但若單純想要無腦的純娛樂,就稍微不太行,且Nolan的電影一直有個特色,將虛幻故事架構於真實世界之中,因此Nolan的蝙蝠俠不像一般英雄電影中的英雄,其能力超強、極具能力且只要打敗反派就好,而是很實際的將蝙蝠俠的科技裝備現實化,也將蝙蝠俠所欲處理的問題極寫實的呈現,而這樣的呈現方式,若觀影者抱持看一般英雄電影的心態來觀賞的話,勢必是會失望的。

Nolan是我最喜歡的導演,蝙蝠俠是我最喜歡的英雄,這樣的組合,令我感到非常幸福。

註1:對我而言,所謂的純娛樂片泛指一般俗稱的「爆米花片」,是看電影時不需思考,純粹享受畫面與劇情帶來的快感與衝擊效果,最好的例子就是世界上第一部電影《火車進站》。幹!這啥爛舉例…= =

註2:有關蝙蝠俠的原作角色設定,請參考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D%99%E8%9D%A0%E4%BE%A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