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183

我最近常常參加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活動,在參與的過程中,我有一種自在的感覺,在此,我想分享這樣的心情。

記得讀國小時,某次美術課,老師要我們用色紙拼貼創作,那時我想著我不要像大家一樣都拼貼出有形體的具體圖案,我想跟大家不一樣,於是我開始思考怎樣才能不一樣。後來我在黑色八開圖畫紙上,用剪裁成大小形狀不一的色紙,拼貼出一個色彩繽紛的同心橢圓體,且在課後老師評分時,拿到班上最高的的成績,與老師極大的讚賞。

這是我現在回首過往,能推到最早開始逆向思考的記憶片段。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逆向思考似乎就從那張黑色的八開圖畫紙開始,從此,我喜歡在上課發言時,發表與大家不同的聲音,也在每次創作時,心裡都想著要跟別人不一樣。

來到國中、高中,我依然如此,當時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在無聊發楞時,思考所有事的脈絡並給予一個逆向的論點。而我會將平常因思考而累積的想法,於課堂、聊天、創作之中表現出來。記得高中時,我常在課堂上有意外的發言,這樣的發言都會惹來同學們的歡笑,我也樂此不彼,甚至被同學們稱為冷箭王。現在想起,當時我只是發表自己的疑問或看法,與尋求所謂正確答案之外的可能性答案。

久而久之,我開始認為,世間所有一切都有其可能性,很多事並非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很多無法證明存在的事也並非就不存在,我開始認為什麼事都有可能,這世界並非二元對立,更沒有所謂的唯一與絕對。

所以我相信有外星人,相信地球上有許多未知的生物或族群存在,相信有空島,相信有另外一個空間,相信有另一個平行世界,認為同性戀並無不可,認為男女生可以有純粹友誼,諸如此類。

來到大學,我依然如此,例如我覺得男人全裸相見,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會在室友面前全裸走來走去,我認為留長髮並無不妥,因此留起長髮,或認為學習並非課堂上的事,因此很喜歡圖書館,甚至認為某些老師的想法太武斷,不想與其有課堂之外的交集或尋求協助。

582209_10150730741373808_1015307555_n

總之,我照著大環境的規則走自己想走的路。

但一路走來,這樣為所欲為、思想追求奔放自由的我,常常受挫,也漸漸開始對自己沒自信,尤其在當兵與出社會後,我開始感到強烈的不自在感,並非我特立獨行導致我四處碰壁、與人不和(畢竟我依舊照著大環境的規則在過生活),而是一種社會上已有的規範與法則,迫使你不得不遵守與跟著一起墨守成規,在大體制、大環境下,思想的寬度與廣度似乎被壓縮了,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安全、過得更好,於是漸漸武裝自己,讓自己全然照著規則走。

因為小柏的關係,我開始有機會接觸到社發所的活動,也常常聽小柏提及有關社會上的議題與一些抗爭活動,我漸漸從中了解到體制之中,原來除了大家所知的金錢之外,還有更多的其他資源被少數人操作與運用,開始了解草根人群為何要集結力量向政府財團抗爭,更漸漸了解社會的制度與法則,比我原先認知的不堪還要來得更為驚人,資源、司法被操控的情況,比所知道的還要更誇張。

我於8月11日去參加寒溪部落的第二屆草根人民論壇──「水、生命、永續」的論壇活動時,得知興建水庫除了破壞生態,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問題存在,例如水庫其實是種很不符合效益的大型建設,除破壞生態,更強制剝奪住在水庫興建地居民的居住權利,而水庫興建的地方通常都屬偏上游水域,而這些地方往往都是原住民賴以維生的溪流,而這些溪流更是孕育他們文化與傳統的地方,也是他們賴以維生的資源,但當水庫興建好後,溪流被擋住不講,水庫範圍內的整片山頭都被視為水資源保護區,並禁止一般大眾進入,這下原住民原本因生態被破壞、溪河不在湍流而少了漁收就算了,連上山打獵都不行了,他們一直以來的生活模式與文化,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破壞了。

536566_3580008221368_633132904_n  

也許有人會說,當資源需要回歸大眾時,犧牲少數人的權益是必要的付出,但如前言所說,水庫是非常不符合效益的水資源建設,且水庫興建的主要原因,並非將水供應給大眾,而是供給用水量極龐大的工業區,而這些建設支出是由全民買單,且政府興建水庫供給工業區龐大用水,收取的水費比跟一般大眾所收取的還便宜,讓企業財團獲得最大利益。

這樣的水資源處理方式,到底是回歸大眾,還是造福企業財團?之間的運作與脈絡儼然能看出端倪了。要讓大眾能有水用,有其他更具效益、環保與永續經營的做法,興建水庫不過是正大光明的讓資源掌握於少數人手上的手段而已。

以上,只是一個例子。社會上還有更多操作,是我們所不知,且並非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於是,我似乎找回小時候的那張八開黑色圖畫紙。

原來,原來我所活的社會真的並非我所看到的那樣祥和,什麼政府無能、司法不公、體制敗壞,原來都不只是表面上的如此。社會上的許多運作真的並非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唯有在深入了解後,才能漸漸窺探其中的真實,而那真實會令人感到憤怒,卻又令人無所適從。

這令我不得不想到《駭客任務》。當莫菲斯告訴尼歐真相,拿出藍色藥丸與紅色藥丸給尼歐選擇時,尼歐得在知道真相後,選擇是要拿藍色藥丸,繼續過著充滿謊言與被安排的生活,還是吃下紅色藥丸,從今爾後回到真實世界(母體),去對抗主宰人類的霸權。

藍藥丸、紅藥丸

真實世界並非電影,現實生活沒有母體與在電腦中的分別,但這世界絕大多數的人類正活在被少數人所建構的看似祥和與健全的社會之中,也許我們會偶爾從新聞、報紙上看到些消息、從網路平台上看到某些抗議活動,但這些終究只是表面上的訊息傳遞,唯有深入探討許多被主流藏匿的訊息、與因過於弱勢無法表露在大眾面前的真相,才有機會窺探所謂如母體般的真實社會結構與運作過程。

從小到大,懷疑這世界、懷疑所謂的規範,原來是真的有其必要,我們從來就沒有活在「我們所認為的真實世界裡頭」。

這就是為何在參與社發所有關的活動時,我有一種自在的感覺。原來從小到大,甚至後來被我塵封起來的對這世界的懷疑與反思,都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而我在參與活動之中,找到一種親切的歸屬感。還有,以前曾經懷疑所有事物的批判心。

由於這篇文章主要講述我參與活動後,所擁有的感觸與體會,文中所交代不清的社會議題,在此就不多做說明,日後定會撰文詳述。如果有興趣多了解的,我推薦以下幾個網站:

環境資訊中心:http://e-info.org.tw/taxonomy/term/3278
為何我們要反核四:http://www.wetland.org.tw/subject/other/other_4.htm
反科學園區開發聯盟:http://www.wretch.cc/blog/tepucd007&category_id=12380902

DSC07129

社會上其實還有更多的不公與被財團、政府操作的議題,看似與我們無關,但深入了解後會發現,我們誰都無法置身事外,自以為不受到侵害。很多個人的權益或認知,都在間接或不自覺中,已經被侵害、被主宰了,而這才是真正最令人髮指的地方──權益被人掠奪,觀點被人統治,卻渾然不知。

我所擁有的知識還是太少,我所擁有的力量依舊微薄,但我覺得,自己已經拿到紅色藥丸與藍色藥丸了。


若喜歡我的文章或心得,
煩請幫忙在下面按讚唷!
也歡迎各方好友指教或提出看法,
大家一起來討論。

按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