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他突然來找我,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很憂傷,我知道他用微笑,裝飾著難過。

 

我讓他進來我房間,而這也是我第一次讓爸爸以外的男生進入我的房間,只因為他溫和的微笑下有陰影。

 

「怎麼了?」我問了。

「我現在很難過。」他還是帶著微笑,如此的跟我說。

「我感覺到了,你雖然笑笑的,可是整個人的感覺好惆悵。」

「怎麼了?」我看著他的笑臉漸漸呈現失落,又問了一次。

「我…好怕自己忘記她。」他雙眼無神的盯著桌子,語氣很平淡。

「她?你還是喜歡著她?」我感到驚訝。

 

        那個「她」是他的前女友,他們曾經很甜蜜的度過一段不短的日子,然而那個「她」還是離開他了,「她」有了新的情人,而「她」也依然是他的情人…─記得他們剛分開時,他說過,他還是深深的喜歡著「她」,那時我以為那是失戀時,一定存在的感覺,只是距離那時候,已經兩年了,他還是喜歡著「她」。

 

「我從來沒有失去對她的喜愛,這兩年,我遇到許多好女孩,但心中卻只有她。其實,對我來說,她雖然已經不是我的女朋友了,但只要還能偷偷喜歡著她,我就滿足了。」他把視線從小桌子移到我的臉,語氣很溫和很柔緩的說著。

「天呀,兩年了耶,你還沒看開呀?」我再次感到驚訝,我知道他很專情,但沒想到到此地步了。

「看開?我已經看開啦,我想過了,談感情不一定要兩個人在一起,偷偷的喜歡對方,其實也是種談感情,而我選擇單方面的繼續喜歡她,能繼續喜歡她,對我來說是件幸福的事情…」他這樣講著講著,眼淚就突然掉下來了。

 

「幹……抱歉!讓妳看到我哭了。」他發現自己的眼淚,順著臉龐緩緩的掉落,忍不住罵了髒字,看到他這樣子,我的心不禁糾結起來。

「沒關係,既然你肯來找我傾吐心事,就不用掩飾你的任何情緒了,好嗎?」看到他這樣,我心也好痛。

「嗯,謝謝……」也許是我的話,讓他卸下了防備,他的眼淚,開始不斷的流出,慢慢的,緩緩的,他沒有表現太多情緒在臉上,他就這樣呆愣的讓眼淚一直流出眼框,而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他哭。

「不用了,謝謝…,男生哭還要用衛生紙擦,太破壞景象了。」也許是流出的淚,把他心中的難過一點一滴的帶出體外,他看到我要拿衛生紙給他,又露出笑容對我說,而說完,他左手拉著袖子把臉上的淚擦拭而去。

 

「既然你說你已經看開了,那為何又這麼難過呢?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這麼難過耶。」看著他整理完情緒,我又開口問道。

「我的確是看開了,可是隨著時間的稀釋,我…我發現自己漸漸忘記她了…」他的聲音帶著難過傳到我耳裡。

「忘記她?這樣很好呀,你總不能偷偷喜歡她一輩子吧?」聽到他難過的原因,我突然有點糊塗了,為什麼他要如此難過呢?

 

「我知道有一天,我可能會遇到另一個讓我喜歡上的女孩,可是我也有可能永遠遇不到,但我很希望自己的未來是後者,因為能這樣深深喜歡著她,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儘管她給我的回憶只有三年,但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我希望能用那三年的回憶,來度過我未來的感情世界。」他緩緩的說著,我靜靜的聽著,聽到他的一言一語,我突然被受感動:他對她的感情,已經不是喜歡,而是愛。

 

「你怎麼知道自己快忘記她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因為我無法了解愛一個人,卻快要忘記愛的人的感受。

「昨天晚上,我要寫她的名字時,卻突然忘記她的名字…,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是當我發現我要想很久才想起她的名字時,我好難過,我試著仔細去回想她的容貌,卻發現是很模糊的影像…。我昨天一直看著她的照片,不斷寫著她的名字,我好怕自己忘記她……」他說著說著,眼角又出現了如半顆愛心的淚滴,我越來越糊塗,越來越難理解他的感覺,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情,可以愛著一個人,卻會忘記對方呢?而忘記對方,卻又感到害怕去遺失對方的名字、長相呢?

 

「時間真是個可怕的東西,不是嗎?」我思考的說著。

「嗯…真的很恐怖……,時間總在不經意中,帶走許多東西,而又一聲不響的……」他用手指撥掉那半顆愛心,而這個動作也讓我想到一些事情,我似乎想通了。

 

「我覺得,過去兩年來,說你愛著她,不如說你不願意忘記她,比較恰當。」我一字一字的慢慢吐出,把心裡的想法,試著用正確的文字表達出來。

「嗯?怎麼說呢?」他的眼神,認真又真誠的看著我。

「也許,她真的是你的愛,但你知道如果你忘記她了,你就會失去這份感情,這份愛。也就是說,你單方面的愛著她,是你不敢放下這段感情。」我的感覺,我自己很難表達,但我試著從我腦中所有字彙裡,尋找合適的字,去拼湊出我的想法。

 

「我不敢放下這段感情?」他疑惑的問。

「也許…,你覺得她已經是最好的了,因此你不願意再跟任何女生談感情;可是你單方面的愛,卻滿足不了自己本身內心深處,那想被愛的慾望,因此你藉著思念她,而安慰自己那被壓抑的慾望。」不知道他是否能了解我的想法,但我心中已經越來越明白,他的困擾所在了。

 

「嗯……」他低著頭,似乎在思考著我所說的話。

「其實說直一點,你對她的已經不是愛了……。剛剛我看到你的眼角,有滴眼淚,那看起來像是顆一半的愛心,你知道嗎?你的愛就如同那淚滴般,是只有一半的,只有你單方面的,而只有一半的愛心,稱不上是愛,那只是……」我突然不知道,要用什麼詞來形容那只有一半如淚滴的愛。

 

「是思念……,是如同眼淚般的思念而已……。」意外的,他在我思考時,接著說出來了,而思念這詞似乎就是我在尋找的用詞。

「嗯,應該可以這麼說吧。」我看著他的表情,似乎不在帶著原有的陰影,雖然沒有笑容,但感覺已經不難過了。

 

突然,我兩都安靜了下來,他的表情告訴我他在思考,而我則深怕自己是否講錯了,也許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了解了,其實在不知不覺中,我對她的愛已轉為相思,而時間帶走的是我對她的愛,而帶來的是回憶。我漸漸忘記她的容貌和她的名字,就正代表著我已經放下這段感情了……,我想要愛著她,只是我自以為的情感而已,其實我早已經釋懷了…」他露出了笑容,帶有點小興奮的說著,好像沉寂在他心中已久的寶藏,終於被他找到般。

「看到你真正的笑容,我真高興,我有幫到忙嗎?」我期待答案的問著。

「當然有啦,真的很謝謝妳!我現在心情好多了。簡直就像大完便一樣的舒暢呀!」他的表情跟來時,簡直天壤之別,而隨著他的心情好轉,我的心也跟著快樂起來。

 

「不過,跟她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幸福,偷偷愛著她的日子也很幸福,甚至到後來,我誤以為是愛的思念,也讓我感到幸福,不過,我是該去尋找另一個幸福了。」在我還在笑他的大便形容時,他突然又說著。

「是呀,看來要介紹我的同學給你認識囉。我同學都很漂亮唷。」

「順其自然吧,也許那天,我的幸福不是找到,有可能是失而復得呢!」

 

 他說完,笑了一笑,而我也笑了,但我聽的出他的意思,其實他還是喜歡著「她」,只是他已經願意接受「她」已成為思念的事實,但我心中不禁又懷疑起,這是否還是愛呢?一半的淚滴,如同不完整的愛心,這算愛嗎?……

 

「其實……也許我對她的還是愛吧,因為如果還有緣分,能跟她在一起,我……我是願意的……」他笑完後,深遂的臉龐漸漸浮現,而這些字從他的口中慢慢的吐出。

「其實我剛也在想這問題耶,既然你還是會有想跟她在一起的想法,也許那份思念、那份回憶,也算是種愛吧。」我試探性的說著,企圖求得一個正確的答案,然而我知道他自己也不清楚,愛要如何去證明出來。

 

        他聽完,微微的笑了,表情看起來很安祥,他很認真的看著我,說了這句話。

 

「是不是愛,對我來說,已經沒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感受到幸福的存在。這樣就夠了。」

 

愛情,用言語無法完整的形容,也無法討論出一個結論,甚至給它個定義都如同把大海填平般難。

 

這一夜,是我幫助他了解幸福,還是他幫我更認識愛呢?顯然,這也不重要了,在他的幸福之中,我感受到幫助他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宗十具 的頭像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山宗十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